补丁👻

【三日鹤】失忆症

1.

鹤丸国永记性不好,其忘性堪比髭切,甚至比髭切还要严重,发生过的事,无论大小,总是不能在脑海里停留超过一天。本人也有很努力地记下,甚至捧着日记本记录每时每刻发生的事,但当第二天到来时又会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连那本日记也不记得放在哪。

鹤丸没有记性是因为审神者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强行召唤的原因。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鹤丸。”

这是审神者召唤出鹤丸之后的第一句话。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鹤丸努力回想却总也想不起与眼前这位小姑娘有关的事。 

“你是谁?” 

鹤丸每天都会问出这句话,这几乎成为他的口头禅,而三日月每次都会耐心地回答。

“三日月宗近。” 

“我们是恋人。”

三日月和鹤丸是恋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其实不用三日月说鹤丸都有这个认知,那似乎是已经镌刻在灵魂上的东西,怎样都不会被抹去。但即便如此,三日月还是每天都会强调,就好像害怕再次失去一样。

 

 

2.

在此之前,鹤丸曾经在这个本丸显现过,那时候的他清楚的认得同为伊达刀的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也记得共同侍奉皇室的莺丸,一期一振和平野藤四郎。

鹤丸和三日月确定为恋人是在一个月之后,他们毫不掩饰地昭告本丸,看着他们一个个吃惊的样子鹤丸越发开心,其中也就莺丸表现平平无奇,还能捧着热茶不咸不淡地回一句“恭喜啊”。

对于两人在一起这事儿大家都挺赞成的,毕竟鹤丸那个性子也就三日月镇得住,自那之后鹤丸日常的惊吓大多都侧重给了三日月。

再也不用担心弟弟们被骚扰了。至少一期是这样觉得。

唯一不赞成这件事的也就审神者了。

审神者恋慕着鹤丸。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包括鹤丸和三日月也是,只是碍于审神者本人的面子大家都绝口不提而已。

“你两在一起了,那主上那边要怎么交代?”烛台切问。

“时间长了就会淡了吧,毕竟再怎么说主上也只是人类,人类对同一件事物不太能坚持长久的。”鹤丸说。

烛台切点头赞同,话题也就此结束。

 

 

3.

鹤丸再次被召唤出之后从没被安排过出阵,并非是记忆上有缺陷的原因,而是审神者对他有所愧疚。

鹤丸的刀刃上有一道细小的裂痕,像是折断后重新接上一样。

“为什么我的刀身上会有一条裂痕?”

鹤丸问身边的烛台切。

“我新做了茶点,鹤先生要尝尝吗?”

烛台切没有回答而是选择岔开话题。

“为什么我的刀身上会有一条裂痕?”

鹤丸问门前廊檐下悠闲地喝着茶的莺丸。

“烛台切,那个茶点也分我点。”

莺丸直接无视了鹤丸的问题。

这让鹤丸越发在意了,于是去问了刚才出阵回来的三日月,他觉得三日月和自己最亲近也许会告诉自己。

“为什么我的刀上会有裂痕?”

三日月披上羽织的动作明显一顿,对于鹤丸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感到很吃惊,同时也感到痛心,那件事已经变成了抹不去的伤痕,但又有一丝欣喜,面前的人确确实实是他的那个鹤丸。

三日月整理好装束后拉过鹤丸抵着他的额头闭上眼睛轻声说:“过去的是就不要再想起了。”

“已经,过去了。”

 

 

4.

鹤丸曾经在战场上折断过。这是审神者所未预料到的事。

尤记得那一天,不知是敌人过于强大还是寡不敌众,亦或者两者兼具,队伍被冲散后大家都落了单,与溯行军交战两个小时后检非违使也随之而来。

没有人知道检非违使出现的原因。

外面交战声连绵不绝,审神者就静坐在帐内等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最先回到本阵的是莺丸,平野、鲶尾和鸣狐随后而至,最后回来的是三日月。

满身血迹的三日月怀里抱着被折断的白色太刀,他的表情在摇曳不定的烛火下看不真切。

审神者震惊地站起来后退了几步,仿佛在害怕什么,她不敢去看三日月,审神者抱着脑袋拼命摇头,嘴里模糊不清地念叨着让人捉摸不透的话语。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想过会是鹤丸。”

“不是的。”

“我想要的结果不是这样的。”

回到本丸后审神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没有出现。

 

 

5.

就算不能出阵,鹤丸日常也会被派去远征,只是从来没有鹤三日月一起过。

某天不知是否是心血来潮,鹤丸趁着审神者不注意悄悄拉着三日月一起去远征,等到了远征地点,队长大包平知道后吓得满头大汗,嚷嚷着要赶紧把三日月请回去,但鹤丸却说三日月不在自己没安全感。

尽管本丸的大家都对鹤丸宠爱有加,但大包平可不管,不行就是不行。

髭切拍了拍大包平的肩说既然来了就来了,多一个少一个也没差,然后就自顾自地走远了,鹤丸拉着三日月跟在后头,留下大包平站在原地傻傻地望着队友们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知所措。

夜晚的时候他们落脚的村子里正好举行烟火大会,下榻的民宿家的小女孩特别亲近大包平,穿了浴衣后开心地拉着大包平就去看烟火了,鹤丸觉着好玩也拉着三日月出去了,髭切躺在被褥上闭目养神,对于烟火这种东西他没什么兴趣。

鹤丸和三日月在山上找了个无人的位置看烟火。

花火炸开的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五颜六色的火光映在两人的脸上,忽明忽暗看不真切。

鹤丸靠在三日月肩上呢喃般地说:“虽然这可能是发生过的事了,可能对于你来说已经腻了,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新奇的,无论是这个场景还是现在的这份心情。”

“记不住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每天都会觉得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只是,这份心情果然还是不想忘记啊。”

三日月搂过鹤丸的肩往自己这边带了带。

“忘记了那就再做一次,反反复复,直到不会再忘记为止。”

“和你在一起,无论怎样都不会腻。”

“只因为是你。”

 

 

6.

鹤丸坐在廊檐下安静地看着一片一片落下的红叶,脑海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此时本丸已到了秋季,有些寒冷的天气使得大家都起得晚了许多。

三日月醒来后只见门外坐着的鹤丸,他披上外衣走了出去。

察觉到身后有人走近的鹤丸转过头去看着他,然后笑了笑,三日月只觉得今天的鹤丸和往常有点不一样,正当他以为鹤丸要问出那句话时,只听到他说:“你是三日月,我记得你。”

“你是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END】

—————————————————————————————————

昨晚下班路上突然脑补出来的东西,要是能看懂就好了(´ᴗ`ʃƪ)
听说今天鬼节,我终于赶上一次节日了!(bushi

评论(3)
热度(56)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