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雪月花 (中)

*主三日鹤,副包莺

————————————————————————————————

现在已是清晨,闹腾了一晚的妖怪们也早已各自回旅馆歇息,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映在男孩身上。

男孩缓缓睁开还有些沉重的眼皮,刺眼的阳光使得他无法再次入睡,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当大脑完全清醒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内,桌案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小山雀站在茶杯上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男孩掀开被褥爬到桌前趴着观察起小鸟,罕见的金瞳令他生出几分好奇心,在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它时身后的幛子门被打开,三日月走了进来,小山雀扑棱着翅膀飞到三日月肩上落下。男孩顺着山雀飞走的方向看去,他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就是昨晚在舞台上的那人,然而三日月自从进来后目光便一直放在小鸟身上。

“哦呀,醒了吗?”这是三日月对男孩说的第一句话,“昨晚睡得可还好?”

男孩僵硬地点点头,对着三日月他莫名得有些紧张。

待三日月坐到矮几前正对着自己时,男孩也挪动身姿正坐好,他在衣袖里暗自握紧拳头,他有些紧张,等到酝酿好话语后男孩正视着三日月说:“我,我想我出来这么长时间,爹娘肯定担心极了,我,我……”想要回去的字眼不知为何总是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三日月抬起眼睛看着男孩接下话题,问:“想要回去了吗?”

男孩愣了愣,随即点点头。

“我知道了。”

说着三日月便带着男孩走出了旅店,由于还是清晨的缘故,通了宵的大家都起不早,街道比起昨晚冷清了不少,看起来也宽阔了许多。

男孩时不时瞥了瞥三日月肩上的小山雀,如此独特又好看的小鸟实在是不多见,当撞上三日月的视线时他立刻别过头去。

“你很喜欢它?”

说的自然是自己肩上的小鸟。

“嗯。”男孩点点头,“很特别,很漂亮,特别是眼睛,我还是第一次见金色眼睛……的小鸟……”不知否是害羞的缘故,男孩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

“哈哈哈,那还真是多谢你的夸赞,一般人可看不出它的独特之处。”三日月抬起手屈起食指,小鸟歪着头眨了眨眼睛后飞到手指上稳稳地站着,“只不过,唯有它,我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鸟居后的那片森林,昨晚还挂在树上的灯笼早已不见了踪迹,男孩边有边环顾四周,这片树林的格局看起来和昨晚有些不同,具体不同在哪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出了鸟居后石阶下的景色已全然不同,昨晚还能点亮的石灯笼已经变得破败不堪,就好像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一般,青石板路上出现了许多裂缝,有几块路面还生出了许多青苔。

下了几层石阶后男孩回头看了一眼鸟居,只见那鸟居的颜色已经变得黯淡无光,表面的红漆剥落了许多,木柱也被腐蚀得坑坑洼洼,富有生命力的绿藤缠绕其上。

鸟居后的森林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神社可见的摆设,只是那奉纳箱已经烂得不成样子,手水舍也已经干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孩现在的内心满是是说不出的惊讶,看着眼前这幅如同一夜之间仿佛经历了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样子,他越发摸不着头脑。

到底是现在是梦?还是昨晚是梦?或者所有的一切都是梦?

“嗯?莺丸没同你说吗?”

“什么?”

三日月指着身后的鸟居说:“那是连接隐世与现世的门。”

昨晚的男人好像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有时候人类会跟着路过的妖怪或者被妖怪迷惑带着进去,进去之后大多被妖力稍弱的妖怪吃了。”

这不就是大人们说的神隐吗?那么昨天晚上的男人是要把自己骗进去吃了吗?男孩不禁开始沉思起来。

“那么昨晚带我进去的那个人,他是要吃了我吗?”

闻言三日月微微一笑,“莺丸他可不屑于做这种事,或者说,会做出吃人这种勾当的也就是那些弱小之辈才会做。”

那么也就是说自己是安全的?男孩有些不解,他始终还是无法理解妖怪。

在回村的途中男孩向三日月说了许多村子里的事,比如那家富人家的小姐整日思春,若是见了三日月这么好看的男人说不定会贴着过来。亦或者村尾的一对夫妻,每天都在吵架,那丈夫说总有一天他要休妻再娶,可就算闹成这样也没写过半个字的休书。

说到守护村子的巫女时男孩满眼都是崇敬,他说巫女大人守护村子几百年,她身上承载着山神的灵力,永远也不会老去。

三日月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几句,一路上也没怎么应和男孩,但男孩依旧还是滔滔不绝地说着,在他看来,能和村外人诉说村里事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因为他们是被山神所庇护的人类,这是他们作为炫耀的资本。

男孩领着三日月来到村口,外表看起来也只是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落。

三日月跟着男孩走进去,这前脚刚踏进大门,后脚村长便带着一帮村民赶来,他们手上都拿着农具,大有一副赶人走的架势。

男孩的母亲刚见男孩便一把将他拉走,一边拖着一边骂骂咧咧,男孩再怎么不情愿也只得灰溜溜地跟着母亲回家。

三日月站在村口,面对一众不友好的村民也没什么特别的感想,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就走程序了。

村民们看他面对这副阵仗还能悠哉悠哉地神游,有些人不禁心虚了起来,毕竟他们也只是想把人赶走,伤害他人这种事是从来没做过的。

众人后的老者咳嗽了一声,那些堵着路的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老人是这个村的村长,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少女,那便是守护村子的巫女了吧。只是看起来比想象中要年轻得多,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然而实际上已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了。

巫女在村长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老人再次轻咳了一声,然后说:“眼前这位大人是山神大人派来的使者。”

村民们将信将疑,交头接耳小声议论,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村长补充道:“这是巫女大人的吩咐,即使不信我,我身旁的巫女大人的话总是该信的吧。”

看着旁边的巫女不容置否的样子众人最终还是信了,村长招呼村民们回去做各自该做的事,然后转过身来询问巫女是否该为使者准备住处。

巫女想也没想便说:“让使者大人住在神社吧。”

村长想了想于情于理也是合适的,便没再说什么。

等到人全数散去,巫女带着三日月径直向神社方向走去。等走到人少的地方,一路沉默的三日月开口说:“帮我可没好处。”

巫女抬起袖子掩唇笑了笑,说:“那可不见得,我做的事皆是为我自己,您将要做的事会帮到我的。”

“哦?看来你是知道我要来做什么了?”

巫女轻笑着点点头,“您是来带回上次误打误撞闯入村子的客人的吧?”

“嗯,也不全是,就如你所说,我做的是全是为了我自己。”

“那么您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巫女问。

三日月没再回答她。

巫女见说不上话了便开始连绵不绝地为三日月介绍村里的人和事,不一会儿便到了神社。

在石阶下三日月便远远地看见有个人在鸟居那里扫地,那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来客,他把扫帚靠在一旁,等到三日月等人再走近一点时那人远远地指着三日月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你!”那人抹去因为笑得太厉害而渗出的生理性泪水,等到笑够了喘了几口气后,大声说:“三日月宗近,你也有今天!出不去了吧!”

三日月眨了眨眼,然后对着肩上的小山雀说:“今天的大包平也在犯傻呢。”

“啾!”小山雀开心地回应了一声。

叙旧的话说完了,三日月再往前走了几步便来到了鸟居前,大包平在鸟居后拦住了他。

“你,不许进来,我不欢迎你。”

巫女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问:“您两位关系不好?”

虽然平日里大包平单方面地和三日月不对头,但却从未下过逐客令,倒不如说大包平更喜欢拖着三日月一起手合,这赶人走倒是第一次次。

三日月从这简短的话语里隐隐约约猜到了点什么,于是说:“嗯,看来这住处还是得自己找。”

“啾啾。”

说着三日月带着小山雀便离开了,巫女和大包平四眼相对,后者移开视线看着三日月离去的背影也没说什么,巫女从大包平的眼里也看不出什么情绪,等到三日月走远了便拿起扫帚继续扫地去了。

三日月在村里逛了一圈,这里的人对于外人真如传闻一样淡漠,路过的村民要么直接无视三日月的存在,要么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他,不过刚刚从拐角处冲过来的女性看着自己的眼神反而充满了热情。

在一栋破旧的小屋前三日月看见了那个莺丸交给自己的男孩,男孩在自家院子里一脸不情愿地劈柴,嘴里还小声念叨着什么,看那孩子的神情像是在骂人。

三日月没有上前去跟他打招呼,看了一眼后便离开了。

临近傍晚的时候,三日月一片竹林里找到了一间没人住的小屋,村民门好像也几乎不会来这里,倒也可得清闲。

随意打扫过后已是夜晚,三日月点亮了窗台前常年不用的油灯,摇曳的烛火照亮了不大不小的屋子。

三日月推开窗,取出纸笔写了点什么后交给小山雀,说:“白天的时候没来得及说,帮我把这个送去给大包平吧。”

小山雀叼着折起的纸张朝着神社的方向飞去。

忙了一天的大包平洗漱过后便一整个躺在被褥上歇息,窗边掠过的晚风带来丝丝凉意,大包平正要起身去关窗,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小鸟站在自己肚皮上盯着自己。

大包平认出了这是白天三日月肩上的小山雀,他接过它嘴里的纸张。纸上仅仅简单地写了一句[若是有事,由鹤代为传达]。

三日月说的鹤是鹤丸吧,没见他人来啊。大包平又躺回去没头没脑地想到。

小山雀还在盯着他,那双金色的眼睛倒是让他想起了某个喜欢惊吓的人……

“等等!你该不会是?”大包平猛地坐起来,小山雀落到面前的桌案上,眯起的眼睛看起来心情特别好,大包平已经可以预想到鹤丸笑得一脸灿烂地问自己“吓到了吗”。

“真的吓到了。”大包平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到。小山雀“啾啾”了两声,虽然它不会说人话但是大包平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能理解它的意思。

“改天叫三日月给我解释一下吧。”

【TBC】

评论(3)
热度(11)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