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雪月花 (上)

*主三日鹤,副包莺

————————————————————————————————

逐一亮起的石灯笼照亮了一望无尽的青石板路,身着华服面带纸面具的人纷纷朝着石阶上方的红色鸟居走去,他们边走边谈论着今夜宴会的来客与活动。

“今年的祭舞据说是三条的那位和五条的那位一起。”

“我也听说了,看来今夜会是百年来最盛大的一次,我都兴奋起来了!”

“是啊,那两位舞姿可是难得一见啊。”

躲在草丛的男孩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一波又一波的行人,他很好奇这些人要去神社做什么,也很好奇那些人口中讨论的“那两位”是怎样的人。

男孩聚精会神地听着那些人的言论,忽略了身后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那人悄悄走近男孩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男孩吓了一跳,险些坐到地上。他堪堪转过头只见那人一身茶绿色狩衣,遮了一半面容的纸面具上绘着莺鸟样的纹样,勾起的嘴角明显表示他现在心情不错。

“嗯?人类的小孩呢,在偷听吗?”

男孩条件反射地摇摇头,想了想自己确实如他所说是在偷听又点点头,他张了张口想要解释,只听面前的男人轻笑了一声。

“一起去吧。”

莺丸取出与自己一样的面具带在男孩脸上,然后自顾自地牵起他的手带着他向人群走去。

也许是因为好奇心,男孩没有挣开牵着自己那只手,反而紧紧握住并向莺丸身边更靠近了些。

朱红色鸟居之后是一片森林,每棵树上都挂着灯笼,若是站在高处远远观望,就好像着了火那般。男孩原本以为会有奉纳箱和手水舍之类神社该有的东西,莺丸告诉他这里并非神社,鸟居仅仅是连接里面与外面的一道门。

看着男孩似懂非懂的样子莺丸并没有奢望他能听懂自己所说的话。

穿过森林之后是一扇敞开的石门,门后的街道无比繁华,路边全是旅店和饭馆,偶尔也会有几间卖着人类世界的小玩意的店铺。莺丸带着男孩径直来到舞台前的长廊上占了个好位置,这里是今晚宴会的主场。

方形舞台由木头制成,四面环水,红色木柱围绕周围,作为观众席的长廊绕着舞台立于水面。

男孩趴在围栏上心想没有通道要怎样到舞台上?

好巧不巧就在男孩脑海里刚冒出这个念头时,远方传来铮铮的铃声,狐狸提着灯笼从天而降落到水面上,它们将舞台团团围绕,铃声是从它们脖子上的铃铛发出的。

灯笼和铃铛上皆绘着神狐纹样,那是小狐丸的狐狸。

大家在交头接耳小声嘀咕着,无非就是“没想到小狐丸大人也来了”“今晚三条的大人都回来吗”等诸如此类云云。

尾随着狐狸而来的是石切丸、今剑和岩融,他们上台之后便从狐狸手中接过乐器坐到边上,看来今夜的奏乐是由三条众人负责了。

只是舞台的主角不是他们。

水面泛起一片涟漪,伴随着众人的惊呼声三日月也随之而来,他接过跳舞用的铃和扇后石切丸他们也刚刚调好音。

现在舞台上就差另一位舞者了。

不知哪来的花瓣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莺丸接过一瓣来看,这并不是这个季节该有的花,等到所有人的视线再次转向舞台时鹤丸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三日月旁边,他面对众人笑得一脸灿烂,听到大家发出震惊的声音越发心花怒放。

想来他就是喜欢做些出其不意的事。

待今剑吹出第一声笛音,太鼓和钲的声音也随之而来,三日月摇响一阵清脆的铃声,鹤丸右手持着的扇子“唰”地一声打开。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欣赏着这百年难得一见的两人的舞蹈。

随着乐声进入高潮,三日月和鹤丸一同收起铃和扇子,抽出腰间的太刀。他们一会儿如同战场交锋,看得人心也随之亢奋,一会儿又回归舞蹈的柔美,刚刚还提着的心也随着慢慢沉下。

两人合作得天衣无缝,整支舞跳下来也没见有失误的地方。

“真是风雅啊。”歌仙不知何时凑到莺丸旁边猝不及防地说了一句,“百年前便如此觉得,这百年之后再见还是一如既往地震撼人心呐。”

莺丸点头认同。

“看来前些日子据说鹤丸大人被阴阳师收做式神,三日月大人失去因此神格的谣言也得以澄清了。”歌仙打开手中的折扇遮去面具为遮的那一半脸,在面具后偷偷瞄向莺丸,说:“那么,大包平大人失踪的传闻又是否属实呢?”

“呵呵,这谣言啊,信之则为实,不信那便不实,全看听者是信还是不信。”

“哈哈,说得也是啊,那么五年之后的宴会,我可期待您与大包平大人的祭舞了。”

莺丸只是勾了勾嘴角未再将话题继续下去。

祭舞结束后三日月和鹤丸便回了暂住的旅店,刚一进房门鹤丸便不再能顾得形象整个人靠倒在三日月肩上。

三日月靠着纸门坐下,将鹤丸往怀里带了带,握紧了他没力气的手轻声说:“鹤啊,再多陪我一会儿吧。”

“已经极限了。”鹤丸闭着眼睛轻声呢喃道:“我好困……真的……好困……”

“三日月大人,鹤丸大人,莺丸大人到了。”门外的店员见莺丸到来之后便匆匆赶来通报。

“我知道了。”三日月起身走到桌边坐下后极其随意地应了一声,那店员听了之后便退下了。

不一会儿,幛子门被拉开,莺丸抱着熟睡的男孩进来,他将男孩放在一旁后在三日月面前落座,顺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说:“刚才和三条的诸位一起我还没察觉到,看来你妖力失去挺多啊。”

“虽说这祭舞跳一场下来难免损失些妖力,可你这也损失得太多了。”莺丸顿了顿,说:“看来那传闻是真的?”

三日月也给自己添了一杯茶,只不过他没喝,手指沿着杯口绕了一圈后悠悠说:“非也,因为杀了那孩子的原因失了神格倒是事实,妖力的损失全是因为想要见到鹤。”

说到这里莺丸就不太懂了,难道说鹤丸是被封印在什么地方才需要以妖力为代价才能见到吗?可是刚刚都还见到他本人,若是真如此那就有些矛盾了,就在他消化着三日月这番说辞时总觉得周围似乎少了点什么。

莺丸终于察觉到是因为鹤丸不在而过于安静,于是他问到:“鹤丸他去哪了?”

三日月只是笑笑没说话,房间的空气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刚刚一直在三日月腿上睡着的小东西发出了“啾啾”的声音打破了过于沉静的气氛,它一蹦一蹦地跳到桌上对着莺丸眨了眨眼睛,那是一只挺好看的小山雀,蜜金色的瞳孔到与鹤丸的有几分相似。

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莺丸的脑海里冒出。

“难道说,这是鹤丸?”

虽然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事实,三日月摸了摸小山雀的头,看着它的那眼神满腔温柔仿佛要溢出来似的。

“那小阴阳师施了手段强行将鹤收做式神后我去找他谈判,只可惜那孩子不听话,在我面前佯装解除契约实则将鹤封印在了旁侧树上的雀鸟身体里。”

“所以你一时生气就杀了他?”

三日月点点头,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只小山雀,莺丸也看不出来到底是是否对这件事抱有歉意。

“若是你不杀他还有机会解除这封印。”莺丸喝了口茶压压惊,“不过只要找到那阴阳师的后人或是直系亲属倒也不是没办法。”

“那孩子尚且年幼,都还未到娶妻的年纪又何来后人。”三日月顿了顿继续说:“关于他的亲属我也走访过各地打听,得到的说辞不过是他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

“看来人类的方法是行不通了,那就直接用妖的方法吧。”

三日月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以我的妖力破除封印这点不可行的了,今日也就维持了半天。”

“那么用人的生之气如何?”

“也只能如此了,只是我需要的拥有灵力的人怕是一时半会找不够。”三日月挠了挠小山雀的下巴,小鸟眯起眼睛看起来挺享受,“现在的鹤仅仅记得我是三日月宗近,其余的已经忘记,再过几日怕是连我也不记得了。”

“这雀鸟的寿命将至,到时候鹤的灵魂也会随着它去。时间不多了啊。”

“这点你不用担心。”莺丸看向那熟睡的男孩说:“这孩子所在的村庄受山神庇护,里面的村民世世代代皆有强大的灵力,而且有一点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们不会使用这份与生俱来的灵力。”

男孩的村子四周皆被山神设有结界,那是神明的慈悲。

百年前村子常年被山精野怪骚扰,村民们无力抵抗因此死伤无数,德高望重的神官将自己的女儿献祭给山神,自那之后,女孩成为了守护村子的巫女。

神明是无聊的,祂并不会因为献祭了一个女孩就让村民世代安生,结界将村子与外面隔绝,村民成年之后走不出村子,通常外人也进不去,因为除村民之外是找不到入口的,若是想要进去那么只能由村民引路,只是进去的外人便不能再出来。

渐渐地,村民们开始讨厌外来人,也不再允许未成年的孩子擅自出村。

这是山神与人类之间的小小的游戏。

“这么看来,你是觉得这与大包平的失踪有关?”

“那时候大包平说是看见一个迷路的小孩,一时间发了善心,说是要送他回去,自那之后便没再回来。”对此莺丸是深信不疑的,“毕竟他啊就是喜欢犯傻。”

说这话的时候莺丸怀念的情绪全都表现在脸上,看起来他也是挺想念大包平的了。

“这孩子给你,你拿你要的东西,到时候帮我把大包平带回来就行。”

三日月微微一笑,“如此多谢。”

【TBC】

————————————————————————————————
最近突然有点沉迷包莺所以。。。

这是一篇基本没有鹤丸出场的三日鹤((

PS:全篇上下全是我自己胡诌的

扔个作业的BGM

评论(3)
热度(25)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