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小夜时雨 (七)

【本丸篇】

稻叶恭子在阴阳师的带领下穿过皇宫东御苑,而后又经过存放着昭和天皇收藏品的三之丸尚藏馆,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展现在小姑娘眼前,被保管得很好的古代字画躺在展示柜里供人欣赏,而小姑娘要寻找的日本刀在这座博物馆的更深处,平时,那里是不对外开放的。他们从后门出去,红色的木桥横跨河岸两边,底下的河流很宽也很深,桥的四周有烟雾弥漫,看不清河对岸也望不清河水流淌,只听得脚下河水平缓地流动着,微风拂过,不知哪来的樱花的花瓣会落到桥面,或许这周围有着很好看的樱花树吧。

朱色的鸟居前有许多阴阳师守着,鸟居后的景色看不太真切,稻叶夏树得到许可后便进去了。脚下随着走路的步伐泛起一片涟漪,小姑娘需要运起灵力才能保证自己在这片海域如履平地,她迷茫地一路直走,越走越远,身后原本巨大的鸟居在她眼里一点一点变小,直至看不见一点边角,稻叶夏树来到石阶前。在石阶的尽头便是女孩所要到达的目的地。

坐在石阶上的式神在看见稻叶夏树后将她迎了进去,目的地是一座看起来较为华丽的建筑,它使用灵力所建立起来的,就和刚刚穿过的景物一样,这一点倒是与小姑娘建在时空夹缝的本丸有异曲同工之处。式神带她来到建筑物里的一间茶室,里面有四个付丧神在那里喝茶。

“我说莺啊,帮忙想想办法呗,我保证会把你的事办好的。”白色的付丧神趴在桌上一脸无聊地念叨着些外人听不太懂的话,被唤作莺的绿色付丧神放下手中的茶杯凑到他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被那付丧神一脸嫌弃地看了一会儿,而后叹了口气说:“算了算了,那就将就一下吧。”

站在门口好一会儿的稻叶恭子咳嗽了一声才引得了那闲聊的四人的注意。

“阁下便是先前他们提过的审神者吧。”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看着小姑娘说到。

“是的,一期一振大人。”稻叶恭子点了点头,而后对着其他三位付丧神说:“鹤丸国永大人,莺丸大人,平野藤四郎大人,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稻叶夏树,请多指教。”

莺丸抬起眼睛看向小姑娘,说:“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坐下吧,一直站在外面有什么是也不好说是不。”

稻叶恭子进来坐下,平野藤四郎很贴心地倒了杯茶给她,小姑娘道了谢后脸色正经地说:“既然四位大人知晓我的身份那么我也便开门见山地说了。为了阻止时间溯行军改变历史,我需要借助四位大人的灵力做出几位大人的分灵。关于灵力方面还请放心,借出去的那一部分不会对大人们的身体造成损伤,等到战争结束后大人们也可将它自行收回。”

“那么,灵力借出去之后我们有什么好处呢?”鹤丸国永问到。

“这……”

“我们可不会做没有任何回报的事。”

“关于这一点……”小姑娘思考了一会儿说:“一期一振大人和平野藤四郎大人可以与失散的兄弟们在本丸重聚,就连那位在本能寺已烧毁的药研藤四郎也是可以的。”

“可以吗?真的可以见到药研哥?”平野藤四郎看起来明显很兴奋,一期一振也有些动容。

“可否具体告知你要怎样做?”

小姑娘点点头,说:“这是属于我和哥哥的一种特殊能力吧。只要我倾注灵力在我特有的册子上写下关于那把刀的事迹,然后……”稻叶恭子取出一个随身携带的稻草人继续说:“这是附有我在本丸的哥哥灵力的人偶,只要再稍加催动灵力即可。”

小姑娘看向莺丸,说:“同样的,莺丸也可以在本丸与想念之人重聚。”

“还要有茶。”莺丸说。

小姑娘愣了愣,随即点点头说:“那是一定的。”

“至于给鹤丸国永大人的好处……”稻叶恭子有些为难,她并不能猜到鹤丸国永想要什么,她也不知道鹤丸国永是否也有想要重聚的故人,于是她说:“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满足大人的要求。”

鹤丸国永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语气平静地问:“此话当真?”

小姑娘被看得莫名有些心虚,但她还是肯定地说:“是。”

“那么带着我从这里出去。”

稻叶恭子愣了愣,连忙说:“这,这个我办不到,带您离开皇室什么的,我,我……”

看小姑娘手足无措的样子,鹤丸国永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说:“哈哈,我随口说的,抱歉吓到你啦。”

“啊?”小姑娘明显愣住了。鹤丸国永笑得一脸灿烂地说:“若是有趣,就这样给你也无妨。”

稻叶恭子着实猜不透鹤丸国永在想什么。

“说起来。”鹤丸国永支着脑袋一脸正经地看着稻叶恭子说:“你,真正的年龄是多少?虽然这么问有些失礼,但我还是有些好奇,因为我从你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属于人类的时间流动。”

“我和哥哥是昭和时代初期的人类。”小姑娘顿了顿,“百年前,时之政府找上我和哥哥,他们说我们的身上有回溯时间的能力,他们封印了我们身上时间的流动。只要我和哥哥完成了作为审神者的所有职务,我们的时间便会走回正轨。”

 

时至本丸春季,粉樱布满山涧,本丸迎来了四位新的刀剑男士:一期、平野、莺丸和鹤丸,他们不是第一批到的却也并非最后一批,当日的近侍是山姥切,他带着四人一边熟悉本丸一边讲解来到这后该做的事。次郎提着酒壶与日本号肩搂着肩准备上山边赏樱边喝酒,见着新人后随意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数珠丸和江雪两人盘膝端坐于道场中,即使离得很远也能感觉到双方的杀气,此情此景美其名曰谈论佛法。今日被安排畑当番的是药研和长谷部,平野刚见找药研时便兴奋地跑了过去,一期虽然心情也很是激动,但在外人面前还是要保持相应的仪态。留下那兄弟三人在田间叙旧,山姥切先带着另外两人去见审神者。

审神者稻叶裕之是个好说话的人,仅仅随意交代了一点日常需注意的小事便让他们自由活动去了。刚出了办公室大门鹤丸便遇见熟人,那时的烛台切和太鼓钟还有大俱利三人刚从万屋采购回来,太鼓钟刚见鹤丸时那眼睛噌地亮了起来,赶忙把手上的东西塞进旁边的大俱利怀里便扑到鹤丸身上挂着,烛台切快步走过去寒暄了几句,大俱利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不过心里其实还是挺高兴的。

山姥切和莺丸在他们寒暄的时候已经扔下鹤丸去了别处,三人带他去了审神者安排给他们的住所。鹤丸原本以为他们的住处会是像宿舍一样的地方,结果等到了的时候发现那是像豪门大院一样的地方,他们的邻里八乡皆住着见过或没见过的付丧神。房子里的设施一应俱全,庭院是烛台切按照同住的江雪的要求来设计的,仅用了白沙、石头以及少量做装饰,白沙上耙制着简单的纹理,流水缓慢地在细沙上流动以至于纹理不会被破坏,隔壁新选组的住所有一颗巨大的樱树,每逢春季樱花都会落进水中,很是好看。小石子铺成的小路从大门一直延续至走廊,日常短刀们喜欢踏着小路来进来玩耍,烛台切每每都会为他们准备上点心。

鹤丸来本丸没几天就和其他人打成了一片,他日常喜欢去串门,伊达组住所的对面是三条,说起来也是与鹤丸有些渊源的刀派,石切丸与他甚为相熟,鹤丸也挺喜欢去三条那边玩的。鹤丸日常就在听三条的几位谈论那个还没到本丸的三日月。

今剑说:“三日月小时候特别可爱。”

岩融在旁边点头附议,“虽然有点调皮。”

小狐丸痛心疾首地说:“那是你们做大哥二哥的宠他这个第二小的弟弟,我带他那会就是个傲慢自大的少爷。”

石切丸很赞同小狐丸,“整个人身上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气魄,就算对自己人也一样。”

四人你一言我一语,对于三日月这把刀的给出了各不相同的评价,唯有样貌无与伦比这一点是公认的。鹤丸没见过他,听他们自家人有夸有贬,鹤丸对三日月这把素未谋面的刀越来越有兴趣了。

 

在审神者稻叶恭子从皇室出来后不久便听人说本灵的鹤丸国永失踪了,这期间还被土御门家的家主带去本家问了话,在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后便也放她走了,稻叶恭子坐上去往东京的电车,她出神地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说东京国立博物馆将会在下周展出平时很难得以一见的藏品,她想去看看,正好自己也有事情要去拜访,那便当做是难得的假期吧。

在冗长路途中,稻叶恭子不知何时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本来熙熙攘攘的车厢里已经只剩下自己和一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女性,稻叶夏树匆匆下了车,对于东京的路她并不是很熟悉,就在她站在车站口迷茫的时候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从身边经过,稻叶夏树记得在土御门家的时候见过她于是喊住了她。

“那个,请等一下。”

小姑娘回过头看见稻叶恭子先是一愣,随即露出笑容,“审神者殿下,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还记得自己那就好办了,稻叶夏树向她道明来意,只见小姑娘眉头皱了皱眉,难为情地说:“你若是找其他刀剑的本灵大人的话倒还好,只是前些天三日月宗近随着鹤丸国永大人一同失去了踪迹,大包平大人也去了皇室至今还未回来,我也不知他们何时……”小姑娘说着说着声音见见小了下去,稻叶恭子思考了一下,问:“那么两位大人的本体可还在?”

“在的。”

“那就还好,虽然未经本灵大人许可便擅自取走有些失礼,总之先带我去一趟博物馆吧。”

 

一个月之后,本丸迎来了大包平、龟甲、鸣狐、厚、狮子王、小乌丸,还有第二位天下五剑的大人——三日月,一期见厚和鸣狐来了异常兴奋,鸣狐肩上的小狐狸特意向一期道谢他托鹤丸国永带来的礼物,大包平刚来的时候还一脸茫然,看见三日月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找他手合一场,结果被路过的莺丸拖走叙旧去了。三条的见三日月来了都特别高兴,今剑坐在岩融肩上拍了拍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的三日月感慨多年不见真是长大了,小狐丸也用手肘戳了戳他说这些年性格静下了不少,石切丸也赞同地点点头,而三日月只是呵呵笑着任他们调侃。

下午吃过饭后,三日月独自在宽阔的街道,本丸虽然人类不能进入但还是有式神和妖怪们一起生活着,它们会从现世带一些小玩意来卖,短刀们还挺喜欢这些的。路边的樱花开的旺盛,夕阳的余晖映在上面使它们看起来有些暧昧,三日月伸过手正想折一枝摆在自己房间,另一只手却先自己一步将它折下,三日月顺着看过去,只见自己身后的那人笑得一脸灿烂,身上装饰用的链子随着晚风拂动发出轻微的叮当声,那人见三日月先是一愣,然后晃了晃手里的花枝,说:“这我可不让给你,最近小夜可是很喜欢这个,好不容易有看见他笑的时候,还想多看看呢。”说完那人便转身欲走。

“鹤丸。”三日月对着那人喊道。

被叫到的鹤丸转过疑惑地来看三日月,他似是在思考,然后不确定地说:“你认识我?”

“是啊。”

鹤丸想了想说:“这么一说我好像也见过你……在哪里呢?”

“鹤丸不记得我了吗?”三日月似是疑问,但语气里并没有因为对方认不出自己而失望。

“你是……三日月?”鹤丸不确定地说。

三日月点点头,嘴角的笑意越发深刻,他在高兴,因为对方想起自己而发自内心的高兴。良久,鹤丸一拍脑袋,说:“我想起来了,我在梦里见过你。”说完后忽然又觉得自己的措辞听起来特别不可信,于是又补充道:“大概是在梦里吧,反正就是潜意识地这样觉得。”

三日月走近鹤丸顾自捧起他的手,说:“听石切丸说你去出阵了,也不知何时回来,本想着去裕之那里等你,不曾想竟会在这里与你相见。”

鹤丸被三日月说的一愣一愣的,三日月也不管他能理解多少,只是顾自念叨,末了他问:“刚出阵回来想必你也累了吧?”

鹤丸点点头,这么一说还真有点,三日月牵着鹤丸的手带着他回去付丧神们的住处,“剩下的事交给其他人,先去回去休息吧。”

鹤丸被三日月拉着跟在身后,他看着三日月的背影莫名觉得有些开心,像是见到故友那般的心情吗?也许吧。

【TBC】

评论
热度(16)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