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小夜时雨 (六)

【本灵篇】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鹤丸独自坐在江户一个团子屋旁边好心情地吃着团子,来来往往的行人让本就不是特别宽阔的街道看起来越发拥挤,在这样的街上什么声音都会有。
“站住!别跑!”
一群奉行在那边追着一个看着似乎是个强盗的人,那人手里还拿着匕首乱挥,惹得行人不得不让出一条路给他。当歹徒跑到鹤丸这边时,鹤丸不经意间伸出脚绊了那人一跤。
“臭小鬼!你干什么!”那强盗爬起来便破口大骂。
“不干什么呀。”鹤丸叼着竹签一脸无辜,“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这是实话。
“你你你你个死小鬼!”那人急了,连说话也开始结巴。
“哦呀,鹤这是在找别人的茬吗?”三日月出现在强盗逃跑路线的前面。
这小子居然还有帮手。强盗心想,他一看三日月就觉得这不是个好惹的主,正准备拔腿就跑,奈何后面追着的奉行已经赶到,大家一拥而上将歹徒制服在地。三日月捧着刚买来的茶叶坐到鹤丸旁边,看起来心情颇好,领头的奉行走近两人向他们感谢,为表示由衷的感谢,领头的决定带两人到代官那里进行表彰,虽然拒绝过了但是对方依然坚持,两人无奈便跟着去了。

代官为感谢他们能在这个龙鱼混杂的世道见义勇为特意给了他们奖金,原本还准备搞个光荣榜贴上两人的名字,在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后,听说两人是在旅行时途经此地便给他们安排了上好的旅店。等到全部流程走完后才将他们放出来,刚跨出官府的大门,一个年轻的奉行便冲过来娴熟地搂住他们,据这名奉行说今天被他们帮忙抓住的这个人是一个在江户地区施行了三个月强盗杀人的歹徒,这三个月被他杀害的无辜百姓不尽期数,前天刚从监狱逃出来的。

怪不得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感谢他们,要是被上头知道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年轻的奉行还说领头的今晚要在吉原举行庆功宴,傍晚的时候他会去旅店接他们,请两人务必到席。宴会是个好东西,且不论地点在哪,只要酒好喝就行。

夜晚的吉原总是要比白天华丽得多,客人们也习惯晚上莅临。中间一排不大不小的樱树将街道分作两边,红色格子里的女人浓妆艳抹,她们穿着华丽的衣服在里面摆弄风骚,就像是陈列在橱窗里精致的人偶一样等待着客人的挑选。鹤丸和三日月被年轻的奉行领着进了其中一家店,老板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歌妓舞妓还有陪酒的妓女。领头的一手搂着女人一手抬起酒杯豪爽地饮尽一杯,看到舞蹈精彩的部分他会拍手叫好。

三日月对这些没有兴趣,这里的酒比不上外面居酒屋的好,琳琅满目的菜肴也没有合心意的,他觉得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还不如风餐露宿那会儿鹤丸烤的鱼好吃。鹤丸倒是不挑,有吃就吃有喝就喝该玩就玩,女人?没兴趣,还没他家三日月千分之一好看呢。

酒过三巡,三日月想出去吹风,鹤丸也就跟着去了。他们摆宴的房间是在二楼倒也算是清静,每一个紧闭着的房间里都有客人,只是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些什么,和他们一样在举行宴会吗?应该不太可能,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就算是整张脸贴在门上也听不见里面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这让鹤丸越发好奇了,于是他轻轻推开一点点,熏香的味道顺着门缝飘出来。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太对,但为了满足好奇心鹤丸还是看了,走在前头的三日月也凑了过去。

屏风映出两句交叠的身影,女人细微的呻吟传入耳边,男人轻吻着女人的脖颈,然后是胸前,再到腰侧,房间里尽是些暧昧的气氛。鹤丸不太懂这是在做什么于是转头问三日月,而后者只是摇摇头,鹤丸直觉三日月肯定是知道的。

说是出去吹风的两人最终也没在回去席间,他们出了吉原在夜市逛了一圈后便回了旅馆。

鹤丸向柜台要了热水后便窝在房间里摆弄三日月新买来的茶,他一个种类泡了一杯,将它们一一摆在桌上然后再一杯一杯喝掉,还想着要不要买一份同款带回去给莺丸。洗过澡后的三日月走过来从后面环住鹤丸的腰在他颈间蹭啊蹭,三日月日常喜欢这样抱着鹤丸,每当这个时候在鹤丸看来三日月就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对于他来说能看见天下五剑这样的一面也算是刃生中的一大惊喜。

鹤丸把最后一杯茶递到三日月嘴边问他要不要喝,三日月喝了一口后凑到鹤丸耳边压低声音说:“先前在吉原看见的那个鹤要不要试试?”

“咦?我们两个可以吗?好呀好呀。”鹤丸跃跃欲试。

三日月开始动手解开鹤丸的腰带,衣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他侧头吻上他的侧颈再到左肩,鹤丸被这种莫名的感觉撩得燥热,想要触碰,想要更多。

幽幽照明室内的烛火不知在什么时候熄灭了。

尝试过后的代价便是在第二天起不来床,三日月已经从外面回来而鹤丸还在床上赖着,三日月坐到鹤丸旁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鹤啊,起床了,一起去外面走走吧。”

鹤丸把被子拉过头顶翻个身背对着三日月说:“我不要,腰疼,不想动。”

“这样啊。”三日月故作可惜地说:“刚才在外面遇见一个叫做烛台切光忠的付丧神,本来还想着给鹤介绍介绍,那看来只能下次了。”

“你说光坊!”鹤丸猛地坐起来,“嘶——疼疼疼,他在哪?”

三日月领着鹤丸来到昨天那个团子屋,烛台切端着一盘团子走出来,那是先前三日月点的,他还贴心地准备了配着团子一起享用的茶,鹤丸看烛台切穿着一身团子屋的工作服,于是问:“光坊,你不是去精进厨艺了吗?怎么会在这里打起了工?”

烛台切笑了笑,“因为只有这个时代这家店的团子是最好吃的,于是便留下来学习了。”

看得出来,毕竟连吃东西挑三拣四的三日月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烛台切坐到鹤丸旁边,“对了,在上个月我有见过鹤先生的分灵来过这个时代,不过只是远远地看见而已。”

“这个时代也有溯行军了吗?”鹤丸问。

烛台切点点头,“好像是的。”

“这么说光坊很早之前就在这里打工了吗?昨天怎么没见你啊?”

“昨天的话。”烛台切想了想,说:“可能你们来的时候我刚好外出食材了吧。”

“啊,老板在叫我了,我们晚些再叙叙吧。”说着,烛台切便转身回了店里。

鹤丸往嘴里塞了个团子自言自语般地嘟囔:“说起来,如果他们的战争结束后,作为分灵的他们会怎么样呢?”

“这就取决于你我了。”三日月喝了口茶后继续说:“若你想,可以让作为分灵的你转世重生,只是灵力会有所流失,若你不想,大可以将他收回。”

“也是啊……”忽然想到什么点子,鹤丸看向三日月说:“不如我们来赌一赌吧,用他们作为分灵的结局。”

 

江户时代是一个火灾多发的时代,且不论是人为还是天灾,建筑一点就着火这点便是促使火势越来越大的原因之一。鹤丸靠在围栏看着下面忙碌的人群,今夜,旅馆隔岸一间不起眼的房子着火了,火势牵连了旁边豪宅与商铺,底下经过的人或是去帮助救火或是站在河岸仅仅是观望,过了许久,有人从那间起火源的房子里就出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小女孩,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认为是孩子的错导致了火灾牵连了旁侧,有人叹息孩子小小年纪丧失了亲人失去了归所,只有鹤丸看见那个躲在巷子暗自偷笑然后离开的纵火犯,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小女孩在第二天被好心人送去了官府希望有人能够收留她,可官府里的全是一群单身汉,他们都怕带了孩子便娶不到媳妇,而唯一有家室的代官并不想管这件事。小姑娘知道现在的自己到不管去哪都是不被待见的,她在官府待了四天后便在夜间偷跑了出来。小姑娘独自一人四处流浪,没有换洗衣物的她整个人变得脏兮兮的,肚子饿了的时候便会去偷路边或是神龛前供奉给神明的点心。

“哟,偷吃神明大人的东西可是会被惩罚的哦。”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小姑娘一跳,她讪讪抬起眼睛向出声的方向望去,一个一身白的男人站在神龛旁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小姑娘觉得这个气质不凡的男人也许就是管理这方土地的神明大人,于是脱口而出:“神,神明大人!”

那人没有理会小姑娘,而是转头看向路边,朝另一个正悠哉悠哉走过来的男人招招手,小姑娘听见他对那个好看的男人说:“三日月,也带她一起走吧。”

“哈哈哈,鹤这是突然来了兴致?”那人说。

“是啊,而且我觉得她挺合我眼缘的。”鹤丸蹲下来与小姑娘平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萤,我叫萤。”

“那么。”鹤丸在萤面前伸出手说:“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吗?”

“可以吗?”小姑娘问,鹤丸没有回答她,萤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小小的手搭在了鹤丸伸出的手上。

一行三人向着关西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萤想要什么想去哪里两人都会满足她,原先小姑娘挺放不开的,肚子饿了只会驻足在小摊边看着,困了累了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有时在半路睡着的时候鹤丸便把她交给三日月背着,然后再随意找家旅店住下。渐渐的,或许是已经混熟了的关系,萤也不再拘谨了,想要什么想吃什么就会直接说。

他们花了三年的时间到达京都,然后在岚山强行霸占了一伙山贼的老巢,再加以修葺,然后就这么住下了。鹤丸和三日月都不会做饭,萤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两人原本也不用吃饭但小姑娘需要,于是鹤丸把烛台切请来做了两年的饭,等到烛台切要离开的时候他交给了鹤丸一本菜谱让他自己学着做。起初,两人吃过鹤丸做的又甜又辣的咖喱、苦味的三色团子、还有糊得看不出原型的天妇罗,其中有的还是鹤丸故意的,不过玩了几天后鹤丸还是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了。

住在这深山老林的七年间,他们有时会收留一些经过的旅人留宿,不论什么身份的都会有,像什么强盗、逃狱的杀人犯、被债主着讨债的,刚来这个时代那会带他们去吉原的那个年轻的奉行也曾经留宿过,当然也有留宿过普通路过的旅人,他们偶尔还会看脸来收取住宿费。

第七年的一个秋天,整个岚山被枫叶染得通红。

某个夜里,有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人前来投宿,据那个男人说自己是在观赏风景的途中不慎迷了路想要求宿一晚,鹤丸本不想管他,但萤见了男人之后便将他带了进来,也不管鹤丸愿不愿意,三日月那边倒是无所谓。男人一住便住了两个月,刚开始鹤丸挺不满的,饭是他做碗是他洗家也是他打扫,鹤丸承包了全部家务,而三日月闲来无事,有时喜欢随笔画几张画或是教教萤插花与花牌,有时也会找那个白食客商讨商讨和歌。鹤丸在想要不要也收收他这些天的住宿费,然而被萤拒绝了。

“之前我就在想你是不是喜欢上那小鬼了?”此时的鹤丸杵着扫帚一脸狐疑地盯着萤说。

似是被戳中了心事,小姑娘红着脸讪讪移开视线,鹤丸“哦”了一声拍了拍萤的头说:“那你加油啊。”

萤始终没有向男人表明心意。

满山的红叶落了,天空开始飘起细雪,一片,一片,渐渐地,整个岚山被白雪覆盖。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外出过后的男人沉着脸回来,房间里摇曳的烛火明暗不定,男人静静地坐着,外头的风雪声逐渐平静下来,直到忽明忽暗的烛火终于熄灭的时候,男人像是下定决心那般站起来,他穿过廊檐来到萤的屋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房间的灯光亮起,女孩披着外衣前来开门,然后将男人迎了进去。

男人是来向萤请辞的,据男人说他是奈良一家和服店的继承人,他本无心继承家业,在家主去世后,他将所有事物交给比自己年纪稍小的弟弟后便偷跑了出来,之后便到了这里。今日来找男人的是本家的管家,现任当家的着实不适合经商,管家希望他能回来掌管大权。

“这么说你已经下了决心要回去了吗?”女孩问到。

男人点点头。

“是吗……说的也是啊……”

“所以……”男人握住萤的手,说:“所以我想要你跟我一起走!”

原来他与自己有着相同的心情啊。萤如此想到。

鹤丸和三日月坐在不远处的廊边饮茶,雪已经停了,乌云散开后残缺的月亮也露了出来。鹤丸靠在三日月肩上微闭着眼睛喃喃自语般地说:“是时候该走了吧。”

“啊,是呢。”三日月将鹤丸往怀里带了带,“够久了。”

第二天,当萤想要将昨夜的事情告诉三日月和鹤丸的时候两人已不见了踪影,小姑娘漫山遍野地找过了也没找见,于是,她留下了给他们的书信后随着男人离开了。

只是这封信从始至终没被人动过。

萤嫁入男人家后随着夫家姓了[稻叶],虽过程坎坷但最终还是得偿所愿。多年之后萤回想起与鹤丸和三日月的相遇时,她仍觉得他们就是神明,至少是救赎了自己的神明。

【TBC】

———————————————————————————————

本灵篇本章完,下章开始本丸的故事()

评论
热度(18)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