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小夜时雨 (五)

【本灵篇】

在一个雨下得很大的夜晚,鹤丸独自一人站在咖啡厅的门前避雨,要说为什么只有他一个在而不见三日月,三日月去哪了这件事鹤丸实在是不知道,他现在也就正站在这里等着他来找自己,活像个走丢了的小孩。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去凑热闹了,啊,变得好麻烦。”鹤丸烦躁地挠着头发。

要说他们两个付丧神为什么会走散,那还要从今天正午说起。上次两人在石切丸的神社赌马决定下次的去处时堵到了大正时代,于是他们随机去了一个时间点,正好赶上当时有个外国的外交官前来外交,人民群众对这种东西真是热情,又是放彩炮又是夹道欢迎的,路过的鹤丸看见了便拉着三日月挤进人群去看看,结果本来相互拉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等到人潮退却,两个人已经不知道迷路去了哪里。

傍晚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雨,不一会儿便越下越大,本来在拼命寻找三日月的鹤丸只好停下脚步找个地方避雨。他无聊地观察着咖啡店进进出出的客人,看得厌倦了便抬起头看看下着雨的夜空。

“鹤?”伴随着门铃的“叮铃”一声,耳熟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三日月……?”鹤丸回过头去,“不,不对,你不是我的三日月。”因为鹤丸从这个长得和三日月一模一样的男人身上没有感觉到应有的灵力。

对方明显没能理解鹤丸所说的话,不过鹤丸也懒得解释,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对方打开伞伸了一半过来,“看起来你应该是没带伞,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鹤丸和那人并肩走着,半晌,他抬起眼睛看着对方问:“你要送我去哪里?”

“当然是你家啊。”那人说。

看起来是给对方把自己和什么人搞混了,于是鹤丸说:“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虽然你和我在等的人长得很像,但我知道你不是他。”看对方明显一脸不相信的样子,鹤丸叹了口气,“你要怎样才肯相信?”

“证据。”那人说:“证明你和鹤不是同一人。”

总不能在普通人面前玩凭空消失吧,鹤丸想。

“这一点我无法证明,不过。”鹤丸掰过对方的脸让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眼睛是不会说谎的,感觉是永远不会出错的。”

两人对视了一阵,那人离开鹤丸一点距离,说:“我知道了,姑且就相信你。”

“那么你现在要去哪里,如果近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唔……这个我也不知道……”鹤丸看了看雨势,说:“如果方便的话让我在你家住一晚吧,等等,会不会回去等着比较好……?”

“你刚刚是在等人吗?”

“是啊,唔……说是等好像又有点不对,我都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找我……”

“放着你站在那里也不是个事,若是等上一晚你等的人还没来岂不白费功夫。”那人笑了笑说:“跟我回去吧。”

鹤丸点点头,他想说自己就算在雨里站一天一夜也不成问题,不过是被雨淋的时候衣服黏在皮肤上的感觉很不好就是了,要不是钱全部放在三日月身上的自己早就找个旅店住下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鹤丸问。

“这很重要吗?”

“很重要。”鹤丸说:“毕竟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说不定还要在你那里多待几日,哈哈,开玩笑的,真的一晚就走了。”

那人哈哈笑了几声,鹤丸觉得他真的和三日月很像,不只是脸,还有性格也是,良久,鹤丸听见那人说:“三日月,我叫三日月宗近。”

哦,连名字都是一样,鹤丸一点都不意外。

“那我叫你宗近吧。”

宗近的家是传统和式,他的家族世世代代以演绎狂言为生,因此在家里也有排练用的场地,那里和剑道场有几分相似。鹤丸被带回家后佣人们为他贴心地准备了热水洗澡,平时很少用到的客房也被收拾得很干净,明明仅仅是叨扰一晚而已各种常用的物品也都准备好了,宗近道了一声请随意后便随着下人离开了。

鹤丸洗过澡后躺在被褥上思考要怎样寻找三日月,寻思了一会儿无果后,他爬起来随意找了个路过佣人要了一瓶酒然后坐在廊檐边,此时的雨已经停了,隐藏在乌云后的月亮和星星露出它们的样子,鹤丸一边独酌一边赏月,不一会儿,宗近过来了,他让宗近做到自己旁边给他倒了一杯后饮下。

“哈啊——有酒有月有佳人……唔,虽然不是我的佳人,不过不管了,甚好甚好。”

“他不喝酒,这一点你和他倒是完全不一样。”宗近喝下杯中的酒后说。

“都说了不是同一个人了。”

“哈哈哈,所言甚是。”宗近顿了顿,继续说:“你很想他吗?方才你等的那个人。”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鹤丸又给自己续了一杯,“主要是他不在我就没钱花。”

“还真是不坦率啊。”

“你刚刚为止都一直在想那个人吧。”宗近在斟酌着措辞,“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个怎样的人,但是能让你牵挂至此的必定不是他身上所带着的财物,从你刚说我不是你的佳人时的表情我看得出,你喜欢他,你刚刚提起的佳人也必定是他吧。”

“怎样?我猜的可对?”

“……我不知道……”

“什么是喜欢我也不知道……”

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鹤丸国永第一次有了烦恼,一个名为三日月宗近的烦恼。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屋里的时候鹤丸已经准备好出发去找三日月了,他想好了,既然人只丢了一天那么他也不会走远到哪里去,只要离得不算远,靠着对三日月灵力的感觉应该是可以找到的。鹤丸向宗近道了谢后,宗近将他送到门口,刚推开门便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跳出来吓了自己一跳,等到看清对方后那人明显也是一脸惊奇。

“哦,和我长得真像。”鹤丸听见那人说:“我叫鹤丸国永,你呢?”

“那我叫你国永吧。”鹤丸完美地扯开了话题。

国永从鹤丸身边探出头来看见宗近便向他招了招手,然后指着鹤丸说:“你不会是把他当成我留在家里了吧。”

宗近笑了笑没说话,鹤丸说:“是啊,一开始是这样,不过后来撇清了。”说完,鹤丸便走了,只留给两人一个背影。

“有空我会再来叨扰的,带着他一起。”

这是还会再来的意思吗?国永暗暗地想,他对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充满了兴趣。如果能再见到的话一定要深交,然后把他写进自己的小说。国永想到。

“啊,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国永说,“三日月,你问过吗?”

宗近摇摇头。

“我就知道,你这人啊……”

鹤丸去了昨天两人走散的地方,他决定从这里开始找起。鹤丸闭上眼睛催动起自己的灵力,在黑暗中,他觉察到一道清浅的灵力划过,很熟悉,让人禁不住想往那里靠近,但是在那温柔中有又一丝让人不禁俯首称臣的威压。是三日月了,鹤丸很确定。

鹤丸找到三日月是在昨晚避雨的咖啡厅门前。

“昨天你去哪了啊,我还在这里等了你好长时间。”

“哈哈哈,抱歉抱歉,昨晚下雨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孩子被他收留了一晚。”三日月抚上鹤丸的头,“你昨晚在这里等了我一整晚吗?”

“那倒没有,我也被好人收留了一晚。”

“哈哈哈,那就好。”

他们漫步在满盛的樱花从中,不时会有一两对情侣路过。

“那个……三日月,问你个问题啊。”鹤丸看向三日月说:“我喜欢你吗?”话说出口后鹤丸转念又想这种问题就算问对方也不可能会有答案,能问的只有自己,于是又说:“你还是忘了吧,我刚才说的。”

三日月轻轻一笑,“鹤喜不喜欢我我不确定,不过唯有一事是能肯定的。”

“是什……么……?”

三日月的脸在鹤丸眼前一点一点放大,两人的气息也凑得越来越近,那双沉着上弦月的眸子里映出自己茫然的模样和微微泛红的脸颊。自己是在害羞吗?也许吧。

三日月在吻自己,这样的念头在鹤丸的脑海里冒出,内心深处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这种快乐是前所未有过的,这就是父亲提起他的夫人时的那种幸福感吗?还是青江提起石切丸那时的心情?亦或者,两者都是一样的。鹤丸想。在思索着要怎样回应对方时身体已经先行回应起来,鹤丸搂住三日月的脖颈使两人离得更近些,在闭上眼睛享受这个仅仅是浅尝辄止的吻之前,他看见了漫天飞舞的樱花,它们随着微风舞动身姿。

“我爱你,鹤丸国永。”这是在春风吹响樱树时,鹤丸听得最清晰的一句话。

【TBC】

评论
热度(19)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