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小夜时雨 (四)

【本灵篇】

 

本丸,是一座坐落在时空夹缝的城池,当代审神者兄妹和一众为了抵抗时间溯行军而召唤出的付丧神分灵全都生活在这里,不需要出任务的时候大家的生活都与常人无异,被安排了当番的努力工作,有时也会偷偷懒,无须当番的会在本丸打闹嬉戏。本丸的后面有一座山,大家有时也会组队一同去山间赏花观星或是观看日出与日落。

鹤丸和三日月在至高点远远地望着本丸里的大家,确实有很多熟悉或是不熟悉的面孔,存在或者损毁了的刀剑,有的队伍刚刚出阵归来,又有得将要准备出去远征。

“三日月快看快看,那是我!哦哦哦,你已经到了啊,小姑娘动作挺快呀,咦,那不是大包平吗,好好奇他那天有没有进到三之丸见到莺。”鹤丸一一指着在本丸生活的大家,那兴奋不已的样子好像个孩子一样。

“哦呀,那不是药研吗?”

“嗯?药研?在哪在哪?”

“就在那里。”三日月指着那个在马厩喂马的孩子说。

“药研啊——没想到小姑娘真的能做到。”鹤丸有些感慨,毕竟药研是当初已经被烧毁了的刀,能再见到难免心生感慨。“不过三日月你也认识药研,当初我还真没听他提起过。”

“当初在足利家的时候一起待过。”三日月说,“嘛,那毕竟已经是过去式了。”

两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向两人靠近,他们的手里拿着一模一样的刀,待到距离目标不过一尺时猛地刺过去,但被刺杀对象轻松躲开了。

“哎呀哎呀,真是吓到我了,差点就没命了。”鹤丸虽是这样说的但表情却并那么一回事,“咦?三日月有两个?不对是三个?我也有三个?”

准备解决他们的那两个人有着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外貌。

“小姑娘还用我的灵力做了这个?”

“哈哈哈。”三日月笑了笑,“应该不是,我从他们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你我的灵力,但也感觉不到属于人类的气息,嗯,有点奇怪呢。”

“三日月你看,他们颈侧好像写着什么……你是003,我是130,这是什么?”

“嗯,不知道呢。”

“要不,跑吧。”鹤丸提议。

“嗯。”

语毕,两人就真的凭空消失了。

三日月和鹤丸一同回到了现世,突然回到车水马龙科技发达的城市一时间有点不适应,习惯了林间的清静一下子换作喧嚣的城市不管是耳朵还是大脑都让人有些受不了。他们在一处公园落脚,正午时分的公园里除了有少数小孩和老人外就只剩下安静地躺在那里的玩具和椅子了。不等他们歇息一会儿,土御门家的少女和他哥哥带着一群阴阳师赶了过来,似乎是感觉到失踪了的两人的灵力匆匆跑来的。

黑压压一群人把两人围在中间,少女拖着他哥哥好不容易挤进来,她喘了口气说:“三日月大人,请您跟我回去吧。”

“鹤丸大人也是。”这是哥哥对着鹤丸说的。

“真是的,最近是水逆还是怎么了,怎么总有人想抓我俩。是不是该去神社拔除一下污秽?”

“不如,继续跑?”三日月提议。

鹤丸点点头,抓起三日月的手腕撒腿就跑。

两人果真跑到了神社,这个时间点来神社参拜的人并不是很多,远远的三日月瞥见神社的名字[石切剑箭神社]。嗯,有点熟悉,好像有什么熟人在这里。不过现下状况容不得他慢慢细思,那伙阴阳师不知道哪来的精力能追着他们跑那么远。石柱边有个草绿色的人影站在那里,等到了鸟居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三日月才想起来一把与自己同刀派的刀确实被供奉在这里。

“我叫石切丸。你有治愈疾病的愿望吗?……哦呀,原来不是参拜者呀。”石切丸顿了顿,“真是好久不见了,三日月,鹤丸。”

鹤丸跑过去和石切丸简单道明来意后便进去了,随后而至的阴阳师们被石切丸挡在鸟居前讲了一通大道理后赶了回去。

既然来了神社,那么参拜一下再走也无妨,鹤丸是这样想的。他们在手水舍按照步骤清洗过双手和口后便径直去了拜殿,里面有一个穿着和服正在打扫的人,那人回过头来看见他们,便笑吟吟地凑过来,说:“我是笑面青江,被石切丸抓来做苦力的,你们也是来参拜的吗?”

然后青江不知从哪掏出一个陶瓷制的小马,上面还叼着签,“这是我们神社的神马签,每匹都有不同的表情,很可爱哦,要买一个吗?”说到马,鹤丸待过的藤森神社便是供奉马的。

青江看鹤丸明显来了兴趣便带两人到一旁挑选,鹤丸和三日月一人抽了一签,陶瓷的小马被作为挂件挂在了刀柄上,随后青江还带两人到处参观,等到石切丸慢悠慢悠回到拜殿时青江已经带着他们去了赛马场。鹤丸和三日月坐在特等席,据青江说是秉承着照顾同类的信念给他们安排的,坐在这里即使不下注也可以普通的看看比赛。现在这个时间点会出现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些无业游民,因此普通席的环境也不是很好。

“三日月,不如我们也来赌一赌吧?”

“赌什么?”三日月指着普通席的那些群魔乱舞一样的糙汉问:“像他们一样?”

“不是,我们接下来的旅途不是没想好去哪个时代吗。”鹤丸指着出现在显示屏上的赛马说:“1号为飞鸟时代、2号奈良时代、3号平安时代,以此类推,哪匹赢了就去哪里,怎样?”

“好。”

石切丸在神社内找了一圈,最后是在神乐殿找到他们的。那时已是深夜,付丧神和妖怪们全部隐藏起自己的姿态,灯的妖精趴在没有火光的烛台上照亮四周,妖怪们奏着古老的音乐,台子上的三个付丧神在跳着祭祀的舞蹈。

 

 

“你们两要在我这住多久?”忙完了一天的活后石切丸来到为三日月和鹤丸安排的房间坐下。自那天被人追到神社来躲着之后过了五天,石切丸说这话的意思倒不是想赶人走,只是询问一下好做安排。

“这个不确定。”鹤丸说:“也许明天就走,又或者再住上十天半个月,土御门家的小鬼挺有毅力的,刚出来那会我可是在仓库躲了七天。”

“不管怎么说都要等到完全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后我们才会离开。”

周末的神社比往常要热闹许多,赛马场也混杂了许多就任着各种职业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有,求签的参拜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鹤丸和三日月隐起自己的身形一人站在一边倾听着参拜者的心愿,即使他们不是神明也不能为人们实现心愿。也许是曾经在神社和寺院待过的关系,他们可以听见他人心中的愿望,而青江不能。

“这么一看好像回到了在藤森神社待着的那段日子。”鹤丸远远地对三日月说:“倾听他人的心愿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他们祈求的事情不尽相同,有祈愿事业的,也有祈愿姻缘的,甚至还有人祈祷神明能够去惩罚自己看不顺眼的人。”说到这里鹤丸笑了笑,“有时候我会忽然显出人形吓他们一跳,看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会觉得高兴。”

“哈哈哈,鹤真的无时无刻都会个自己找乐子啊。”

“那是。”

“一个人的时候可是很寂寞的啊。”

三日月穿过人群来到鹤丸身边像长辈那样揉了揉他的头,说:“现在不会了,不会再让你独自一人。”

鹤丸只当三日月把自己当小孩那般哄,拍去他抚在自己脑袋上的手说:“你在高台寺那会儿是不是也会这样做?啊,你的话有北政所陪着呢。”

“是啊,只是宁宁当初一心为死去的秀吉祈祷,将我命名为[五阿弥切]也意为斩断自己的五中痛苦烦恼,每天看着她敲木鱼送佛经,有时她也会开导信徒,闲下来的术后便会继续为秀吉祈祷,那段时间我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只是,这么多年来她劝诫多少人放下可她自己又何曾放得下。”三日月以平静的语气来叙述一件平静的往事,看过多少尘世的他早已变得波澜不惊。

鹤丸拍了拍他的肩,说:“只是看着吗?哈哈,还真像你的性格。”

“看你沉静了那么久。”鹤丸拉起三日月的手,“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吓吓其他人?”没等三日月回答,鹤丸便拉着他跑出去了。

其实,这颗沉了许久的心,早已因为你的出现而重新活跃了。

“你们两个!别在我的神社胡闹啊!还有青江,你别闲着,过来帮我一下,我现在有点脱不开身。”石切丸觉得自己要不是要么因为过劳而死要么就是胃穿孔,好在付丧神命硬,一般也不会得什么不得了的大病,不受什么不得了的重伤也还不至于丧命。

在三日月和鹤丸准备启程的前一天石切丸告诉他们一周后神社将会举行一次盛大的祭典,希望两人能一起等祭典过后再走,鹤丸喜欢热闹便一口答应了,然而作为这些日子白吃白喝的代价,两人被捉去一起准备祭典用的各种道具。石切丸是个慢性子,虽然完成度高但是速度慢,尽管比往常多了两个人但还是踩着死线完成的,这一点在平日里常常被青江抱怨。

今年的祭典搞得比前些年要盛大得多,就连来参观游玩的人也往上翻了几倍,青江被抓了壮丁去抬神轿游街,鹤丸听到风声后拖着三日月先跑了。他们换上浴衣像人类一样逛祭典,不得不说石切剑箭神社的神马签真的很受欢迎,凭借着可爱的外表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购买欲望,尽管抽到了大凶还是会引得一阵哀嚎。今天赛马场那边的人反而以外的少,除了那些在那里筑巢的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以外,与外面相比之下可以说是很冷清了。

夜晚的时候到处乱逛的三日月和鹤丸还是被石切丸给抓到了,游街的神轿队伍早就已经回来,青江得到许可后回去休息了,虽说是休息但还是跑去祭典的活动上玩去了。接下来还需要有人去跳祭祀的舞蹈,以石切丸的动作是跟不上音乐的节奏的,在看见三日月和鹤丸之前石切丸还在想着要不要继续压榨青江,既然人抓到了那么这个伟大又华丽的任务自然是交给这两个闲人了。

祭舞的衣服两人是第一次穿,纯白无杂质的衣服套在身上还挺像那么回事,三日月右手持扇而鹤丸左手持铃,之前石切丸就见过他们在闲暇时候随意跳过,那时就觉着挺好,等真正在台子上的时候那份放荡不羁的感觉被很好的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那份庄严肃穆。

“嗯,很好,明年就交给他们了。”这是石切丸得出的结论。

等到祭舞结束后不等石切丸过来慰问两人又不见了,他们一起跑到鸟居上面坐着,从那里可以俯瞰所有的风景,哪里人多哪里人少,青江在哪里做什么都被一览无余。随着一声清澈透亮由下往上的声音,今晚的第一支烟花在夜空绽放,烟火大会开始了。他们的中间摆着一盒章鱼烧,鹤丸用竹签戳了一个送进口里,一边嚼一边说:“石切丸神社的章鱼烧味道真的很不错,你要不要也尝尝?”说着,便塞了一个去三日月嘴里。

“嗯,还行。”三日月嚼了几下给出评价:“不至于难以下咽。”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吃东西很挑。”鹤丸说。

烟花一朵又一朵在头顶绽放,一整盒章鱼烧三日月就吃了两个,还是被鹤丸硬塞的,其余的全进了鹤丸的胃。青江一手拿着苹果糖,一手提着装有金鱼的袋子从鸟居前路过,看起来心情特别好,不经意间抬了一下头望见坐得老高的两人,举了一下拿着苹果糖的手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鹤丸从鸟居上跳下来盯着青江的苹果糖问:“你这个从哪买的?”

“这个啊,在那边。”青江指着刚才经过的路,说:“要不我带你一起去?”

“好啊。”鹤丸转头询问还坐在鸟居上的三日月:“三日月,你要一起去吗?”

“我就不去了。”

等到两人走后石切丸来到三日月旁边坐下,他带来了一瓶清酒。

买到了苹果糖的鹤丸一边吃着一边问旁边从刚才开始就很开心的青江:“从刚才起你就一直在傻笑,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这个,刚才石切丸捞来送我的。”青江把那袋金鱼提到眼前,“我在旁边看着,他可是爆发了积攒了千年的速度才好不容易来起来的唯一一只,而且是送我的。”

“嗯——”鹤丸故意拖长了尾音,青江现在的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和上次他们一起去平安时代见到的五条国永提起妻子的表情一模一样,满脸洋溢出的幸福。

“话说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被石切丸拉来打工的?他不至于大老远从大阪跑去香川县把一个素不相识的你提来做苦力吧。”鹤丸说。

青江笑了笑,说:“其实是我经过神社的时候被正好在鸟居前唉声叹气的他给遇见了。”

五年前,青江从那个收藏着自己的资料馆跑出来,本意是想着要去本兴寺见见同刀派的数珠丸恒次,结果在去兵库县的岔路口意外拐去了大阪,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就在大阪走了一遭。逛到石切町时恰巧路过石切剑箭神社,想着要不要去参拜一下,就在那里停了一会儿。那时候石切丸正在为人手不足而烦恼,三天前一位神官辞职回老家了,就在昨天又有一个跳祭舞的离了职,还有半个月便是祭典,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再找人重新培训怕是有些困难。

就在石切丸靠在鸟居的石柱边唉声叹气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了站在那边犹豫不决的青江,他知道他也是付丧神,妖怪的学习和适应能力要比人强得多,于是石切丸走过去笑吟吟地问青江要不要来神社做神官,包吃包住有奖金有年终节假日有假期。当然,青江一开始是拒绝的,毕竟他可不是来找工作的。于是,石切丸退一步,问他要不要跳祭舞,不会不怕,包教包会,一年轮不到几次,闲暇时帮忙打扫一下神社就行。

“即使这不能助你成为神刀,但可以精进修为。”那个时候石切丸这样告诉过青江。

“所以你就答应他啦?”鹤丸问。

“是啊。”青江回答到,“他是一把很好的刀。”

烟火大会还在继续,坐在鸟居上享受美酒佳肴的人多了两个。

【TBC】

评论
热度(19)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