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小夜时雨 (三)

【本灵篇】

 

三日月和鹤丸到达目标时间点的时候正在下雪,脚下的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那么高,街上的人每一个都忍不住裹紧衣物好让自己暖和一点,好在付丧神不知道冷暖倒也不必担心这些。正对面一个看起来在碎碎念的男人鹤丸觉得有点眼熟,等他再靠近一些鹤丸认出了他就是锻造出自己的五条国永,这时的父亲比自己第一眼见到时要年轻许多,而且看起来还有点呆头呆脑的,远不如日后精明。

此时的五条国永刚刚得了三条师傅的指教正在回家的路上,低头不看路走着嘴里还在念叨:“是因为火候不够吗?不对不对,那是力度不够?好像也不对,啊!是气势!一定是因为气势不够!”

这样傻傻的父亲鹤丸还是头一次见,五条国永还在一点一点靠近他们,等两人撞到了一起鹤丸的思绪也还不知道飘去了哪里。反应过来自己撞了人的五条国永第一反应是道歉,当他抬头看见鹤丸的面容时忽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少年,我看你一见如故,跟我回家吧。”五条国永脱口而出。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人贩子会说的,鹤丸满头问号,两人的直接会面反而引得一旁观望的三日月忍不住笑了。鹤丸向三日月投去了救助的目光,而后者却说:“回家看看也无妨。”

于是,两人就这么跟着五条国永回去了。一路上五条国永都在向两人介绍自己和他的家人,他有一个贤惠又漂亮的妻子,每每提及她的时候五条国永总是会一脸幸福。鹤丸想,这也许就和他见到久别的父亲的心情是一样的吧。待到五条国永问起两人的名字和来历时,三日月只对他说这是秘密,毕竟要是被本人提前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名字事情就了。

“不过无所谓,反正你两肯定不是坏人。”五条国永是这样说的。

现在的五条国永虽还不是什么名人,但五条家在当时也算是贵族,只是比不上那些为皇族做事的王公贵族罢了。

到了家中,妻子已经为丈夫准备好了晚饭和换洗的衣物,等到前来迎接五条国永时才发觉他带了两位客人回来,女性凑近他小声地说:“你带客人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可没准备多余的饭菜来招待客人啊。”

五条国永一拍脑袋,是了,可是三人也只是在回家路上偶然遇见的又怎么可能提前预知呢。三日月看出了那两人的窘境于是说:“我们二人途经此地,见天色已晚便向路过的五条先生求了宿,夫人不必招待我二人,只需留宿我们一晚即可,不知夫人可否行个方便?”

“那是自然,来者皆是客,留多久都可以。”

三日月和鹤丸相视一笑。

夜里,女性为他们准备了热茶和小点心,三人围坐在火炉边一边喝茶一边交谈。五条国永原本是想喝酒的但是被拒绝了,不死心的他决定在妻子入睡之后偷偷去厨房拿,可惜女性也挺喜欢三日月和鹤丸两个“不速之客”,于是整晚都和他们一起,直到回屋睡觉之前都是。

女性很喜欢与三日月和鹤丸交谈,倒不是像五条国永一样觉得一见如故,只是单纯的对他们感兴趣而已。鹤丸对他们说他和三日月是一起外出旅行的,这点倒是所有谎言中唯一的事实,外出旅行一事对于从出生起便一直待在深闺大院的女性来说是一件极为憧憬的事,她对三日月和鹤丸在旅途中遇见的事更感兴趣了。五条国永杵着脑袋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后口齿不清地说:“等我出名了,我也可以带你走遍世界。”

“我期待着。”那个时候,男人听见妻子如此说到。

三日月和鹤丸在这里住了三天,他们临走的前一晚雪停了,庭院里积了雪的树枝终于支撑不住断掉了,“啪”地一声,很清脆。三日月坐在廊檐边小酌,惨白的月光将积雪照得明亮,五条国永和他的妻子已经睡下了,鹤丸趴在三日月肩上,拉过他的手就着喝掉了碟子里剩下的酒,喝过后鹤丸舔了舔唇便放开了,他与三日月背靠着背。

“你不回去看看吗?好不容易来了。”鹤丸问到。

“已经去过了。”三日月给自己添了一杯喝下后,继续说:“在昨晚。”

第二天的晚上,妻子终于允许五条国永喝酒了,她为他们准备了几个下酒的小菜,女性不会喝酒便坐在旁边看着他们。酒过三巡,五条国永喝得高兴了就喜欢胡来,总是要妻子才能把他拉住,而鹤丸就在那里坐看着他们夫妻两在折腾,三日月先行欠身离了席。

喧闹的室内与安静的外面形成鲜明的对比,三日月在雪地里走啊走,不知不觉便拐到了三条家门口,正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打扰一番时,大门被缓缓推开,老人从门的另一边走出来,他看见三日月时先是一愣,三日月对着老人笑了,很温和又很高兴。

“宗近大人,外面冷,快随我回屋去吧。”后面的仆从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三条宗近没有理会下人的规劝,对着三日月说:“要进来坐坐吗?”

“真不可思议。”老人往火炉里添了点柴火,屋子里更温暖了些,他拢了拢披在身上的衣服,“看见你的第一眼我便会想起前些日子送去源氏的[三日月],现在看清了你的面容这股情绪便越发浓郁,这原本就是奉源氏之命打造的刀本不该倾注多余的感情,可即使如此它对我来说就像是孩子般的存在。”

“[三日月]它啊,是一把美丽的刀,比任何我之前打造出来的刀都要美丽。”

三日月只是安静地坐着听老人的讲述,对于他来说即使不交流只是看着父亲便已经足够了,能面对面谈心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奢侈。

三日月倒了一杯酒递给身后的鹤丸,说:“鹤丸啊,我有一段想要亲眼见一次的历史,这次就去那里吧。”

鹤丸伸了个懒腰从三日月手里接过盛着酒的碟子,说:“好啊。”

第二天临行前,鹤丸凑到女性耳边,看了一眼她身后还一脸没睡醒的五条国永说:“我很好奇,他这么笨的一个人你是怎么会想嫁给他的?”

听了之后女性咯咯笑着说:“他啊,虽然一眼看上去没什么优点,脑子迟钝,一脸傻相,做事还邋里邋遢的,但是他很努力啊,而且也很专一,做什么事也不会轻言放弃。”女性从衣袖里掏出一封绘着花的信,“这是当年他写给我的情书,我一直带在身上,原本还系着和上面一模一样的花,但是没过多久就萎了我便扔了,字里行间虽然透着一股傻气但却也很用心。”

鹤丸了然地点点头。

送走了三日月和鹤丸后,终于清醒了一点的五条国永问妻子刚才在和鹤丸聊什么这么开心,后者说着这是秘密,略过了他径直向厨房走去。

 

 

被攻陷的城池里已经乱做一团,德川军的内应在大阪城内四处纵火,妇孺、下人、包括一些曾经信誓旦旦说自己誓死效忠的官宦大臣都已经开始收拾细软逃离这座被大火的城池,来不及逃走的要么被入侵者杀死,要么只能绝望地与这座曾经无比光辉的城池一起堕入地狱。外面的天已经暗了,点点繁星在夜幕中闪耀,好像在嘲笑愚蠢的人类一般,月亮无声地将这一切收纳眼底,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一次历史性的转变,然而对于上天来说,这仅仅是百年之中的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插曲。

山风将两人的衣摆微微撩起,大火将一切干净与不干净的全部吞噬,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人间炼狱,耳边的却不是弱者的求救而是沙沙作响的风吹草动的声音。三日月和鹤丸站在远处的山上观望着这一政权的交替。

“原来一期和他的弟弟们就是在这里这样被烧毁的啊,还真是惨烈。”

“是啊,我与他们曾同侍一主,也曾见证多个名门贵族的兴衰,唯独丰臣家的落没当初未能亲眼所见。”

“也是,当初的这个时候你在高台寺和北政所一同修行,还被赠了[五阿弥切]这个名号。”

“说起来……”三日月若有所思地说:“在这段时间里你去了哪里?后来又怎会在伏见滕森神社?”

鹤丸笑了笑,神秘兮兮地凑到三日月耳边小声说:“是秘密。”鹤丸离开了三日月些又说:“不过,等日后也许会告诉你也不一定。”

大火烧了很多天,因为风向的关系也波及到了城池以外的一些村庄,看起来要重建也是一件重大的工程。

“要再多玩几天吗?在这个时代。”三日月向鹤丸问道。

“若你想那便多留几天咯。”

在这个时代多停留几日的后果便是在山林间迷了路,而且是那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走了不知多少里都看不见人影的那种,然而两人原本是打算去江户的。不过既然来了那就纳入旅行的一环吧,三日月是这样想的。现在才是夏天伊始,夏蝉陪着他们走到哪里叫到哪里,有树遮掩着阳光并不会觉得热,虽然这和两个不知冷热的付丧神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在山林的前方终于看见了不知通向哪里的小路,不过不管了,这路看起来倒像是日常行人往来的那种。三日月和鹤丸沿着路一直走啊走,直至黄昏时刻,他们看见一座隐藏在林间的不起眼的小屋,外表看起来挺破旧的,不过倒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三日月,你说今夜我们是在树上休息还是去找那个屋子的主人借宿?”

“嗯,坐在树上欣赏夜景的感觉似乎也不错,不如……”

两人正讨论着今晚住哪,小屋那边便有个小孩哒哒哒跑过来,他抬起头直视着鹤丸和三日月说:“哥哥叫我告诉你们,非亲非故的,不要再送东西来了。”

“鹤啊,你说我们有送过东西来吗?难道是爷爷我终于患上了老年痴呆了?”

“三日月别乱说,你要老年痴呆那我也差不多了,八成是这小鬼弄错了吧。”

不一会儿,小屋那边又出现了一个青年,他赶紧跑过来按着弟弟的头道歉:“抱歉抱歉,这是我弄错了才让弟弟这么说的,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哦,合着最先搞错的人是你啊。鹤丸在心里暗自腹诽。

“看天色已经晚了,两位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到我家歇息一晚吧。”

“三日月,睡树杈的计划泡汤咯。”看着青年无辜又暗暗期待的眼神,鹤丸如此说到。

“哈哈哈,还真是热情啊。”三日月顿了顿,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青年听了之后高兴地带着两人回了小屋,小孩也跟着蹦蹦跳跳地进去了。

屋子虽然陈旧但采光还是不错的,傍晚夕阳快落山的时候阳光会透过窗子进来,橙黄的光线下屋内也被照得暧昧不清。不知道晚上躺在这里能不能看见星空?三日月没有没脑地想到。青年招呼他们坐下后便泡了几杯茶,小孩似乎是因为家里久违的来了客人兴奋地满屋子乱跑,看着青年忙来忙去的背影,鹤丸随口一提:“刚才你弟弟说的送东西是怎么一回事?”

青年的手顿了顿然后挠着后脑勺,看起来颇为不好意思地说:“是这样的,最近几天下午常常会有一些山野果子摆在我家门口,但每次出去或是躲在家里暗暗观察也不知道是谁送的,我和弟弟住的着地方人烟稀少,所以我就想着只要一天到晚守着只要看见陌生人来就出来跟他说别再送东西来,结果这次还是弄错了。”

“这样啊——不过听你说来我们似乎不是第一个被你们搞错的对象?”

青年点点头,他不好意思地竖起四根手指说:“两位是第四个。”

“那你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值得别人感恩的事?”

“没有吧。”青年想了想,“只不过前几天救过一只受了伤的仙鹤,恰好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人送东西过来……不过要说这些东西是这只鹤送过来的我觉得不太可能吧。”青年傻傻地笑了起来。

“鹤的报恩呢。”鹤丸说。

“是的吧。”三日月附和,“不过季节看起来不对,说不定和故事里不是同一只呢。”

鹤丸点点头表示赞同,“那就不用担心它会拔自己的羽毛来织布了。”

青年不太懂他们两个在说什么,他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说是要做夜宵便走开了,小孩也跟着去厨房里帮忙。

“不过鹤啊,那你什么时候才对我报恩呢?”三日月突发奇想地说。

“你什么时候做过需要我报恩的事啊。”鹤丸有些哭笑不得,“再说了我又不是真正的仙鹤。”

三日月笑了笑,突然,他觉察到自己的灵力有一丝丝流失,不过倒是造不成什么影响。灵力在指尖化作星点慢慢飘散不知道去了哪里,鹤丸看了看,便笑着说:“看来是审神者的小姑娘找上你了。”

“审神者?”

“嗯,一个拥有灵力的人类小姑娘,我还在皇室供着那会儿她来找过我,说是为了抵抗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想要借我们的灵力做成分灵与之对抗,她还对一期说能够让他与失去的弟弟们在一个叫本丸的地方重聚。一期听了之后挺高兴,我觉着有趣便借了她。”

“哦呀,这倒是有意思,具体要怎么做她可告诉过你们?”

“说了,小姑娘说她会用自己的灵力将名刀的历史摘录进书里,然后将这本书与一个有着她哥哥灵力的稻草人融合在一起。”

“怎么样,听起来很有趣吧。”

“嗯,确实,第一次听说还可以这样做。”

“要不要一起去那个所谓的本丸看看?”

三日月点点头,“明天去吧。”

夜里,青年听见轻轻的敲门声,他随意披了件衣服去开门,一个穿着白无垢的少女站在门前。这是这家走丢的新娘?这是青年的第一反应。

少女樱唇轻启,“我的丈夫,是你。”

青年的心思已经被少女看得彻彻底底。

【TBC】

评论
热度(15)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