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小夜时雨 (二)

【本灵篇】

 

宴会进行了一个晚上,精力无限的付丧神开始收拾残局,次郎和日本号已经醉得没救了,不属于这个博物馆藏品的付丧神大多已经回去。等少女醒来的时候屋子已经被收拾干净,她揉了揉惺忪眼皮坐起来扫了周围一眼,突然猛地站起来,她跑过去拼命摇路过的龟甲,一边摇一边问:“三日月,三日月大人呢?他去哪了???还有大包平大人呢?他也去哪了???”

被摇的晕头转向的龟甲扶了扶眼镜说:“三日月的话和昨晚来的鹤丸国永一起私奔了,大包平带着一堆行装和粟田口几个兄弟托付的东西去皇室了。”

“哈?私奔?国宝和皇室御物???”少女觉得自己摊上大事了,她觉得必须去和她在皇室工作的哥哥商量一下了。

三日月和鹤丸两人一同在林间小径漫步,两人为了体验人类的生活而显现出了身姿,微风拂过,吹落的花瓣偶然落在发间两人也不甚在意,偶尔路过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会回头看上一眼这两个俊美的男人。在鹤丸的建议下两人一同来到了安倍晴明还活着的平安时代。他们顺着风的方向走到平安京内,古风古朴的街道,缓缓而行的牛车,牵着孩子的妇孺,一切是那么熟悉却又夹杂着点陌生。

“唔……这街道的布景和我出生后的有几分相似却又不似。”鹤丸东张西望地一边浏览街景一边说。

三日月哈哈笑了几声,说:“毕竟现在距你我出生还有百年之久,百年对我们来说不过转瞬,但对人类来说却足以让他们改变许多。”

鹤丸点点头,对于三日月这番话不容置否。

天色将晚,在平安京逗留了一天的两人虽不会觉得累,但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感觉无聊,两人决定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他们还想在这个时代这个停留几日。他们随意找了个旅店,还在门外时便听见掌柜的和伙计们在窃窃私语。

“晴明大人外出了还真没有安全感。”

“是啊是啊,还留在京城的那几个全是没什么能力的半吊子。”

“话说晴明大人外出是去做什么了?”

“好像听说是西边的山上出现了异变,唉,晴明大人还真是忙啊。”

鹤丸轻笑着靠在门边看着那几个顾着嚼舌根的人,三日月扣了两下门框伙计才凑上来接待客人。

“两位大人是要住店吗?”

 

 

天色完全沉了下来,浓云完全遮掩了天幕,今晚的风很大,杂草被吹得东倒西歪。今夜似乎看不见星月了。安倍晴明坐在巨石上有些失望地想到。旁边护着他的式神站得笔挺,在精神上也丝毫没有松懈,安倍晴明合上手中的折扇敲了敲式神的右臂,说:“无须如此警惕,不过是个没什么妖力的物怪而已。”

“是,我妖力是弱。”背后的树林传来沙沙的声音,一群妖力参差不齐的妖怪来到身后,刚才出声的那个妖怪站出来说道:“倘若叫上与你有仇的其他妖怪一起,你是否还能有余力说出这些话。”

“确实,人多了单我一人不足以招架,但我的式神也不少。”话毕,安倍晴明取出纸人形念了个诀,纸片在光中化出多个人影,只待一声令下,所有式神妖怪便倾巢而出打成一片。安倍晴明一边与妖异战斗着一边引诱围绕着它们划出五芒星,为的是能够将它们一举歼灭,即使不能做到,也能让它们的战力损失不少,不管怎样,对己方来说都将会是有利的。

“啊——洗过澡后真是舒服。”鹤丸伸了个懒腰从门边走过来,矮几上放着刚才店员送来的梅子酒,旁边贴心地摆着两个小碟,他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洗过澡后有酒,愉快愉快,若是能再有小曲就更完美了。”

倚在窗边独酌的三日月听见鹤丸的声音后回过头,他笑了笑说:“我不介意你唱给我听。”

“但是我介意。”鹤丸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话说为什么是我们两个一起住,分开不好吗?”

“嗯,可是按照我们的预算,不太够呢。”

好吧,太有道理了,鹤丸一时间竟无法反驳。

此时,正对窗户的西边突然出现一道耀眼的光亮,与此同时,三日月和鹤丸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灵力与光亮一同爆发出来,不过两人没兴趣去理会这些。酒过三巡,酒瓶子也见了底,鹤丸将空瓶翻过来倒了倒,没有没有梅子。

“……”鹤丸一脸幽怨地盯着三日月,“三日月,梅子呢?”

“嗯,被我吃了呢。”

拔除的阵法布置好后安倍晴明与式神一同将妖异引入阵中,待咒术念完,阵法也随之启动,带有灵力的光芒将整座山照的明亮,待光芒褪去,前来叫阵的妖怪已经损伤了大半,在与妖怪战斗的时候安倍晴明和式神们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还能动的几个妖怪还不死心,冲上来便要扼住安倍晴明的喉咙将他杀死,但都被剩下的式神一一挡下并将其斩杀。

在最后一个妖怪消失之际,它的声音在周围回响,“安倍小儿,别太嚣张,是我们赢了。”

它在笑。

安倍晴明没有理会它的嘲讽,他把负伤的式神们全都收起来疗养,“南边我已经派了人过去,你们的计划不会得逞。”

“只是,来对付我的是不是太弱了些……”

耗费了巨大灵力的他开始感到疲倦,已经无暇再想其他,安倍晴明靠着树小憩,天边开始慢慢下起小雨。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阴阳师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没稳住栽了个跟头,安倍晴明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懒懒地说:“何事如此匆忙?”

“晴明大人,快,快随我去一趟南边,博雅大人他,他快招架不住了。”

大雨一连下了不知道都多少天了,听人说鸭川的水涨了不少,雨再继续这样没日没夜的下恐怕要成灾害。鹤丸支着脑袋无聊地看着外面的滂沱大雨,下雨这几日他们鲜少外出,每次出去即使有撑伞也要被淋成落汤鸡。

“啊啊,这个时代这么喜欢下雨我怎么不知道。好无聊啊——”

“哈哈哈,鹤丸是厌倦了吗?”三日月今天捧在手里的是茶。

这个店除了酒以外就属茶颇为合心,其余小吃点心都是些入不了口的东西,三日月是这样认为的,而鹤丸就比较满意他们的露天温泉,天然的泉水是从后面的山里引下来的,,温度也很合适,还有温泉蛋弄得也不错。只可惜这几天全在下雨即使有心却也无法去享受。想到这里鹤丸更郁闷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去别的时代看看怎样?”说话的是三日月。

“也确实在这个时代停留得够久了。”鹤丸想了想,说:“走吧。”

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出门后两人是共用一把伞的,为预防三日月像上次一样估计自己而被雨淋了一身,鹤丸向他身边靠拢了些。雨势很大,一些低洼的地方已经积了很多水,因为雨的关系大家都不太愿意出门,整个街道冷冷清清的,偶尔有人也只是匆匆路过。出了城后他们往东边去了,然而因为山体滑坡路被堵了,没办法只好往回走,刚回过头便看见一个被雨淋得不像话的人在向自己凑近,那脸近得仿佛能清晰地看见脸上被放大数倍的毛孔。那人离开了些,鹤丸看他的装束才发觉这人是个阴阳师,只不过他身上没什么灵力这一点倒是有些奇怪。

“是阴阳师吧?”鹤丸问三日月。

“是的吧。”三日月也不确定。

两人准备无视他走自己的路,只见那人转头朝身后喊了一句“晴明大人!是这两位吗?”然后又转过脸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安倍晴明慢悠悠从阴阳师身后走来,看见三日月和鹤丸后便对阴阳师说:“是了,是他们了。”然后又对两人说:“很抱歉拦了两位的去路,只是我有一事相求,两位的决定事关这平安京的存亡。”

“前些日子听留守在京城的式神说有两位拥有将近神格的付丧神到访,我想既是有如此修为那便不屑做出对京城不利的事,便也没管。近些天来的雨全是南边海妖作祟,他们人多而我等不足,今日听说二位要走了便匆匆赶来,希望……”

“希望借我与三日月之力对抗海妖吗?”

安倍晴明点点头,“事后报酬自然是不会少的,还请两位考虑考虑。”

“要帮忙吗?”鹤丸问三日月。

“随你吧。”三日月说。

“嗯,那么……还是算了吧,看起来挺无聊的。”鹤丸看向安倍晴明,说:“抱歉,这事我们没兴趣管。”说完便拉着三日月走了,只留下两个阴阳师在原地面面相觑。

“怎么办?晴明大人。”

“没办法,只能拼死一搏了,带上所有的式神走吧。”

鹤丸和三日月来到南边海峡,阴阳师们和武士们在和妖怪们对峙,他们坐在树上观望下面的厮杀。

“左边一百七十四,右边一百五十一,后面八十一,这个不管,前面是海,大将在里面这个也不管了,三日月,你要左还是右?”

“鹤丸不是说不帮吗?”

“哎呀,别那么死板嘛,你我都闲了几百年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还不试试身手?”

“哈哈哈,说的也是。”

“那么你左还是右,嗯,不如来比试一下吧,你输了就左,赢了就右,怎么样?”

“好啊。”

在滂沱大雨中,鹤丸戴起羽织的兜帽向着左边走去,他轻盈地在树林间穿梭,一边走还一边反思刚才输这么快的原因。

“喂,那边的小鬼。”一个妖怪在正面喊道:“你是安倍晴明搬来的救兵吗?”

跟他们的年纪相比我确实是小鬼,如果千年后还活着的话。鹤丸没由来的这样想到,他还沉浸在刚才与三日月手合的挫败中没空搭理那些叽叽喳喳的叫嚣。

“忙着呢,别烦我。”鹤丸随口回了这么一句。

妖怪们被鹤丸的这句话激怒了,全部一窝蜂地冲过来,鹤丸刀锋一转,手起刀落间率先冲过来的几个已经被拦腰斩断,侥幸留下性命的也缺了胳膊少了腿躺在地上哀嚎,残留在刀刃的血迹混着雨水滴落,没入泥土之中。

“算了算了,奇袭咯。”这么说着,鹤丸便冲进了敌方阵营。

安倍晴明还在海边与敌人对峙,源博雅和一众武士受了重伤在旁边休息,安倍晴明的身上虽然没受什么致命伤但到底还是挂了彩,现在还能动的也就他和几个式神了。在鹤丸和三日月开始战斗时他感受到了两人的灵力,等到好不容易有空隙能够分神时,他不经意瞟见悠哉悠哉经过的三日月。安倍晴明莫名有了种安心。

“完了吗?”三日月到鹤丸那里的时候,鹤丸刚刚解决掉最后一个,他把残存在刀上的血甩去后将刀收了起来,三日月看着他戴上兜帽的背影只觉得像大福。

“刚好收工。”鹤丸转过身朝三日月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看对方依旧衣着光鲜,除了被雨淋湿以外没有挂彩也没有让自己沾上血迹,完全不像是刚刚和一百多妖怪战斗过,相比之下再看看自己,虽然也没有挂彩但白色的衣服上还是沾了许多血,虽说确实是像鹤了些但还是莫名有种挫败感。三日月走近鹤丸擦去他脸上的血迹,说:“回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再走吧。接下来想去哪里呢?”

鹤丸想了一下说:“突然想去看看在父亲成名之前的生活,我还没见过呢。”

“哈哈哈,那就去吧。”

雨渐渐开了,人们终于又可以看见隐蔽了多日的蓝天,冷清萧条的街道又热闹了起来,鸭川的水不再泛滥,雨过天晴的平安京又是一道不一样的风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由于煞笔的我把晴明描写得有点挫败的缘故,所以这里请大家脑补一个LV10又非又穷去打魂八的阿爸在半路碰上两个LV99+的别人家的SSR然后求援的画面(这人在说什么

评论
热度(23)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