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小夜时雨 (一)

一点设定,可以看一下

———————————————————————————————


【本灵篇】


“你们几个去那边,你们跟我过来,不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位大人,不管用什么手段必须把他带回来。”

“是!”

外面的人匆匆忙忙,来来往往,全部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寻找,无人怠慢,毕竟这是事关饭碗的事,搞不好还会被家族处罚。黑暗中,一双蜜金色的眸子小心翼翼地从狭小的门缝中看出来,他已经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虽然心知断然不会有人认为自己会藏在这种脏兮兮的地方,但还是要小心警惕。

等到脚步声走远了,他才放松下来,但他并没有推门出去,而是静静地等着,一边数着时日一边无聊地在原地等待外面的消息传来。

自名刀[鹤丸国永]的付丧神从这由土御门家挑选出的精英阴阳师严关把手的三之丸尚藏馆失踪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年轻有为的阴阳师垂头丧气地拖着沉重的步伐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想起什么主意,他猛然抬起头,倒是吓了后面的同僚一跳。

“既然如此,那没办法了,再去找他们商量商量吧。”

男人所说的[他们]是指同样身为名刀付丧神并且也是鹤丸比较亲近的友人莺丸、一期一振和平野藤四郎。

他来到专门为这几个皇室御物设计的茶室,果然除鹤丸以外的三人都在。刚进门,扑面而来的茶香钻入鼻腔,平野枕着一期的腿熟睡着。男人坐到莺丸面前低着头酝酿话语,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正常面对这几个比自己大了不知多少年岁的付丧神。莺丸抬起眼睛看了男人一眼,为他斟了一杯茶推到面前,说:“你来的目的我们是知道的。”

闻言,男人欣喜地抬起头看着莺丸,他心想,既然都把话挑明了那就好说话了,正要开口,莺丸喝了口茶后便话锋一转:“你知道鹤丸不喜欢被束缚,包括在坐的我们也是一样,鸟应当是自由的,道理我相信你也是明白的,所以,我不会告诉你他去了哪里。”

男人瞬间失望了起来,他把目光投向一旁的一期,而一期只是摇摇头,拒绝的意味再明显不过。男人讪讪低下头,他紧紧攥着衣袖,良久,开口喃喃说道:“虽心知三位大人不会告诉我但我心中还是抱有一丝期望,如今……如今我也死心了,会来找三位大人主要是想与大人们商量。”男人紧抿着唇,头低得更低了些,而后呼出一口气,说:“若是被皇室问起,还请三位大人替我保密,哪怕,哪怕说鹤丸大人沉睡了也……也……”

莺丸和一期相视一笑,“好的。”

送走了男人后,莺丸用灵力在掌心化出了一只绿莺,对它说了一句“告诉鹤丸已经可以了,还有我托的东西一定要送达”便让它飞走了。

鹤丸无聊地靠在满是灰尘的箱子边,在仓库躲了一周的他感到浑身不舒服,白色的衣服上也全是灰尘。

“好慢啊——怎么这么有毅力啊,土御门家的小鬼。”

正抱怨的时候,绿莺从仓库上方的小窗飞进来,看见小鸟鹤丸就像是看见救命稻草一样,小东西将话原封不动地传达给鹤丸后便消失了。鹤丸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小心翼翼地推门出去。

刀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百年,侍奉主人驰骋沙场的刀剑在这个相对平和的时代已经不再派得上用场,见证了历史的它们现如今唯一的用处便只是为人收藏,供人欣赏。受人瞩目是件好事,但是鹤丸厌倦了。既然已经没有了他们发挥的余地,那么不如借着自己千百年的修为到处去看看也不失为一件趣事,实际上不止鹤丸,很多刀剑的付丧神也是这样想的。

鹤丸听说被收藏在福山美术馆的江雪左文字去年已经外出游历,曾同侍过一主的烛台切光忠在五年前为了精进自己的厨艺显现了人形四处学习,天下五剑中的数珠丸恒次在两个月前也踏上了修行之路。说到天下五剑鹤丸想起了那振被誉为“最美”的与自己颇有渊源的刀也在现在将要赶去的目的地,只是自己从未见过他。

“会是怎样一把刀呢?”鹤丸顾自笑了笑,“想想还真有些期待呢。”

 

 

鹤丸到达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站在紧闭的大门前有点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倒也不是烦恼如何进去,而是自己一路走得匆忙竟一时间忘记了洗去这一身灰尘再来,若是以这副模样进去恐有不妥,被其他付丧神见到了怕是要被认为是哪个过得贫困无家可归的妖怪来求收留。正想着回去梳洗一番,改日再来拜访的时候,有人从侧门出来。那人衣着光鲜,一身狩衣的打扮令人怀念,如深海般的蓝色眸子里沉着两轮新月,波澜不惊的眼神告诉鹤丸这个人已是经历过风浪的了。

那人看见一身狼狈又一脸茫然的鹤丸温和地笑了笑,说:“感觉到不一样的外来者的灵力便出来看看,看来似乎是捡到了一只风尘仆仆的鸟呢。”

鸟,可爱,有趣,自由,孤独,漫无目的,随心所欲,这是三日月宗近对鹤丸国永的第一印象。

鹤丸觉得自己这身脏衣服可能给对方误会了什么,张了张嘴正要解释,对方先一步出声说:“有什么先进来再说吧。”

鹤丸点了点头跟着进去了。

三日月带着鹤丸来到他们几个付丧神平日里休息居住的地方,刚一进门鹤丸便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喊道:“天下五剑!快过来同我手合!”

被点名的三日月只是一笑而过,“哈哈哈,精力旺盛是好事。”

“你就是三日月宗近吗?!”听到天下五剑这个称呼鹤丸第一反应是这个,并被自己失声说了出来。他惊讶地看着三日月,虽然知道他是最美的先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会惊叹这份美貌。

“是啊,很奇怪吗?”

“不,只是被吓了一跳。我还以为身为天下五剑之一的你的性格会更加傲慢一些,没想到还挺随和的。”

“哈哈哈,那我就当做是赞收下了。”

“本来就是。”鹤丸顿了顿,又说:“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鹤丸国永,出自五条国永之手。”鹤丸狡黠地笑了起来,“怎么样,有被我的出现吓到吗?”

“这还真是吓到了呢。”

“啊,不过现在这副样子是意外,主要是仓库待太久了。”

“仓库?如此美丽的刀竟只是被藏于仓库吗,这还真是……”

“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

鹤丸正在和三日月逐一解释,那边大包平提着两把木刀风风火火地走过来,看见鹤丸先是一愣,鹤丸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他很满意大包平现在的表情。三日月向鹤丸介绍他,大包平平日里总是喜欢找三日月手合,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似乎是因为没有被选上天下五剑而心有不甘,而本人却总是在反驳说是因为自己只是被发现得晚的缘故,对于闹别扭一事全盘否定,解释说找三日月手合完全是修行的一环。这样的借口明显没人会信,鹤丸笑得更开心了,旁边的大包平却一脸幽怨地盯着无辜的三日月,鹤丸笑够了才想起莺丸托付自己交给大包平的东西,他在脏兮兮的包袱里翻出一堆被包装得很好的茶叶递给,虽然包袱脏但里面的东西还是被保管得很干净。

“这是出来时莺丸托我给你的东西,其余的是一期给粟田口家几个兄弟的的。”鹤丸拍了拍手重新系好包袱后看向三日月,说:“可以带我去找他们吗?”

三日月点点头,鹤丸像刚才一样跟在后面走着,大包平抱着那堆包装精致的茶叶发呆,过了一会儿,他看向鹤丸走远了的背影说道:“你回去的时候可以帮我带点东西给莺吗?”

鹤丸停下脚步回过头说:“我接下来要去旅行,还没有想回去的打算。你若是想他,不如亲自去看看不是更好吗,我想,比起物质性的东西见到你本人他会更高兴。”

鹤丸转回头继续跟上三日月的脚步小声说:“莺他也是很想来的。”

“从皇室出来很困难吗?”

是三日月的声音,鹤丸抬起头对上那双无比好看的眼睛,他摊了摊手说:“是啊,皇室总是要面子的,只要是他们的东西,不说不要的时候绝对不让流出,尽管看不见我们,但还是请了阴阳师来看着。”鹤丸轻轻叹了口气,“想想我现在能在这里也是多亏了莺他们的掩护,不过竟然让我躲在仓库里还真是可气,那地方脏死了。”

这是还是一只有洁癖的鸟,三日月如此想到,他抬起袖子掩面轻笑了一声,说“那还真是辛苦呢。”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穿过庭院的小溪水潺潺流动这,草丛间有细微的虫鸣,三日月第一次觉得这条走了多年的路太过安静,仿佛连呼吸和心态哦声都能听得见。“说起来,鹤丸,你刚才说要去旅行。”

“嗯“有目的地吗?”

“随风而行,去到何处是何处,无归期,偶尔停下来喝两口小酒,赏赏美景,随心所欲。”

“那么,可愿分一杯羹于我?”

鹤丸开心地笑了,张开双臂似将要拥抱对方一般,“无胜欢迎。”

“啊,不过在此之前先让我洗个澡换身衣服,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太难受了。”

“哈哈哈,甚好甚好。”

 

鹤丸洗过澡后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收到礼物的粟田口家几个兄弟开心地在一旁准备起了给一期的回礼,鸣狐、龟甲还有狮子王在准备着似乎是宴会的东西,据三日月说他们几个总是喜欢在夜晚举行宴会,有时候也会吸引其他付丧神和路过的小妖怪过来,比如现在就在那边开始酗酒的次郎太刀和日本号,旁边一边抱怨一边收拾残局的压切长谷部是被同在福冈市博物馆的日本号强行拖来的。博多藤四郎听说有从皇室来的刀过来便兴冲冲地从东京刀剑博物馆跑过来,现在还气喘吁吁的,看样子是才刚到,鹤丸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戴眼镜的孩子转过头看向他,鹤丸递给他一个黄金打造的小盒子,说:“这是一期托我带给你的。”

博多开心地接过盒子,里面躺着一些只有皇室等待人才能吃到的点心和一封信,他的注意力全在礼物上了。鹤丸蹲下来支着脑袋看着他抱怨似的说:“一期托的东西可多了,而且又重。”他站起来拍了拍博多的头,“可要好好感谢我呀。”

“嗯!”博多兴奋地回答,等到回过注意力时鹤丸已经凑去了大包平那边。

大包平已经盯着那堆鹤丸带来的茶若有所思了好久,或者他也许只是普通的在发呆。鹤丸悄无声息地在大包平旁边落座,直勾勾的视线盯了他好一会儿。

“你,你干嘛。”等到大包平反应过来满脸黑线的时候,鹤丸才笑吟吟地说:“你的反应很有趣。”

“这个给你。”鹤丸抛给他一个精致的牌子,正面写着[通行证]几个大字,背面是一些细小的说明和注意事项,看着大包平一脸茫然的样子鹤丸解释说:“这是出来的时候顺手扒来的,仅此一个,去见见莺如何?”

大包平沉默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

“记得隐藏气息啊。”鹤丸站起来向三日月那边走去,“哦对了,早点去啊,不然被他们提前发现丢了一个牌子就不好了。”

宴会还在预备前期,鹤丸和三日月在一旁聊起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日常小事来打发时间,期间狮子王也有跑过来抱怨他俩只围观不做事。宴会室外面的走廊里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少女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近,当她拉开门的一瞬间喧闹的室内一下子鸦雀无声,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她身上,安静持续不过三秒便又热闹了起来,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少女站在门口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说:“我说各位大人,您们消停一晚行吗?您们不睡可我要睡的。”

然而没人理她,少女也不恼怒,没什么精神的眼睛扫过一圈看见从没见过的鹤丸时她凑了过去,她坐到三日月身边又打了个呵欠,说:“没见过的大人呢。”

“哈哈哈,这是今夜首次拜访的鹤丸国永,也难怪你不知道。”

“哟,有吓到吗?”鹤丸的视线绕过三日月看向少女,说:“那么,你呢?”

“我啊,我是……我是……是……”少女又开始犯困,脑袋一点一点的,眼睛已经困得完全睁不开了,于是,少女便索性倒在榻榻米上睡着了。

“小姑娘是馆长请来的阴阳师,说是为了方便照顾我们。”三日月向鹤丸介绍。

“这话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当初请那帮阴阳师来三之丸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说的。”鹤丸若有所思,“不过阴阳师也有小姑娘担任这事倒是新奇,我记得以前没有吧。”

“是啊,小姑娘姓土御门,据说是那位安倍晴明的后世子孙。”

喝得醉醺醺的次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拍了一下手,大家都静了下来,少女已经睡沉了,他举起酒坛兴奋地说:“宴会,开始了!”

【TBC】

评论(3)
热度(26)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