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みかつる

鹤丸和药研两人一同坐在廊檐边听着微风吹拂风铃的声音,鹤丸覆盖双眼的白布还未拆下,他摸了手边的一块点心吃下后说:“我说药研啊,可以不用看着我了吧,我保证不乱跑了,真的。”

“不行。”药研叹了一口气,说:“况且,这也是三日月姥爷临行前嘱托的事。”

“可是光是坐在这真的很无聊啊,我都快发霉了。”

“那可没办法,谁让鹤姥爷你战场上不节制受伤了呢。”

“伤病员就乖乖待着吧。”

“唔……”鹤丸自知理亏便选择了沉默。

随着时间的流逝,树上的蝉鸣声越来越大,烈日不留情面地把整个本丸照得更热,走廊正对的庭院传来孩子们戏水的声音。鹤丸心想,是短刀们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不见而使得耳朵捕捉声音更加灵敏了些,鹤丸听见背后传来木质地板细微的吱呀声,有人正在偷偷接近并准备做自己经常做的事,他扬了扬嘴角。

药研许久没有说话,只是坐着默默地陪着鹤丸,转过头看见蹑手蹑脚接近鹤丸的太鼓钟,正要同他打招呼便看见他对自己做了个禁声手势,药研很快明白了太鼓钟要做什么,于是便朝他笑了笑。

“哇!啊!等等等等!哈哈哈哈哈哈,认输啦!认输啦!”

在太鼓钟准备出声吓鹤丸一跳的同时,鹤丸转身准确无误地把太鼓钟扑倒在地,两手还挠着腰间令人最痒的地方,太鼓钟一边笑着一边认输,鹤丸玩够了才从地上爬起来。烛台切端着西瓜从拐角处走过来,他将盛着西瓜的盘子放在药研和鹤丸中间。鹤丸察觉到有人来到的气息坐起身来说:“是光坊吗?”

“是的。”烛台切坐到鹤丸旁边,看着他问:“鹤先生怎么知道是我?”

“哈哈,秘密。”鹤丸想了想,说:“这么说俱利坊也来了?怎么没感觉到呢?”

“小俱利的话和三日月先生他们一起去远征还没回来。”

“这样啊。他们去了多久了?”

“嗯……有一周了,算了算今天该回来了吧。”

萤火虫带着微弱的光芒在草丛间飞舞,燥聒的夏蝉收起了自己的声音,远征部队归来的时候本丸已经进入了一片寂静。三日月推开门进来,房间里没有点灯,正想着鹤丸是不是已经睡了的时候听见东西掉落的声音。三日月借着微弱的月光走过去看见是一只滚落在榻榻米上的茶杯,他走过去伸手去捡却碰到了另一只伸过来的手,三日月愣了愣,半晌,对面传来疑惑的声音:“三日月?”

“啊,是我。”

鹤丸明显松了口气,三日月把杯子放到桌上点了灯后,说:“怎么不点灯?”

“嘛,反正都看不见,点不点都一样。”

三日月轻声笑了笑,伸手抚过蒙着眼睛的纱布说:“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应该很快吧。”

鹤丸摸索着给三日月换下了出阵的衣服,然后轻车熟路地带着三日月一起躺进被窝里,鹤丸满心欢喜地抱着三日月说:“给我讲讲远征的趣事吧。”

“还有,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5)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