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みかつる

梅雨天终于过去了,院子里的紫阳花不知何时盛开,悬在窗前的晴天娃娃笑嘻嘻地望着已经放晴的天空。听说了天下五剑的某位来到本丸,那些好事者们纷纷跑去锻冶所,只为先行一睹传说中的天下五剑的颜容。鹤丸国永也是这好事者之一。

三日月抬起头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抹纯白。被自己看着的时候,他先是一愣,随即展露出愉悦的笑容,说:“听说你是三日月宗近,你是三条家的吧,我的父亲是五条国永,你肯定不知道吧,国永曾经拜入过三条宗近的门下哦。啊,忘了说了,我叫鹤丸国永。”

对于这些事,三日月确实不知道,毕竟这都是自己被送出三条家之后发生的事了。三日月对鹤丸的第一印象倒也不错,两人无视了旁人的存在,在锻冶所里相谈甚久,不知不觉,迟来审神者总算到了,站在他旁边的近侍压切长谷部抱着厚重的刀帐,先向三日月打了声招呼,然后在刀帐记下三日月的名字并附上他的灵力,这样就算完成了。

审神者叫三日月与鹤丸比较亲近,便吩咐他领着三日月在本丸转转,熟悉一下环境,他和近侍还有些必要的工作要做。鹤丸明显不想接下这份差事,倒不是说不喜欢和三日月在一起,只是要观览本丸真的很累。

起初三日月不是很明白鹤丸为什么说逛本丸累,直到出了锻冶所才知道,所谓的本丸其实是一个占地面积广阔的城池。每一振刀剑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屋子,屋子的大小和旧时贵族宅邸的大小相差不多,不过只是一个人住的话着实寂寞了些。

中间的河溜将街道和街边店铺隔在两边,听鹤丸说,本丸的居民出审神者以外都是付丧神和妖怪,开店的大多是外来的妖怪,不过他们现在也有住在本丸就是了。

鹤丸跑去旁边的小摊上买了点方便携带的小零食,并分给了三日月一些。看着有点多的零食,仿佛是今天一天的伙食,三日月看向鹤丸问:“嗯,你是打算带我今天就走一遍整个本丸吗?”

“对啊。”

“一定要今天逛完吗?”

“也不是。”鹤丸回答得很干脆,“只是我明天有当番,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三日月笑了笑,说:“好啊。”

两人悠哉悠哉地逛了一天,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鹤丸领着三日月去万屋逛了一圈,买了些东西,便一起去了居住在本丸的付丧神们和妖怪们居住的那片区域。三日月的住所审神者还没批下来,鹤丸本来想带三日月去石切丸那里暂时住下的,然而脑袋里想的完全跟不上脚下的动作,他下意识地带三日月来到了自己的住所,站在自家门前才反应过来走错道了,而且石切丸住的又远得多。

鹤丸想让外人在自己家住一晚也不是什么大事,便索性同三日月提议:“那个……你的住所暂时还没批下来,本想带你去石切丸那里借宿的,然而刚刚走错道了,不知怎的走到我这来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暂时在我这里住下吧。”

三日月沉吟片刻,说:“这样啊,那就打扰了。”

推开木门,偌大的庭院里种着许多紫阳花,脚下的土地还有点湿气,大抵是连日以来的雨天的缘故,泥土的味道还充斥在空气里,隐隐约约能够闻见薄荷的清香。鹤丸将三日月带到会客室,倒了杯茶后便去收拾屋子。

三日月独自坐了许久,茶也喝够了,便起身随意逛逛。宅邸内的设施但是一应俱全,厨房、卧室、茶室等等都是有的,和那些民宅没什么两样,看起来待遇还是很不错的。三日月走到一个开着的窗户前,室内由于没有灯火的缘故,看不清陈设。窗上悬挂着一个还没有收起来的晴天娃娃,它和主人的颜色一样,是纯白的,三日月觉得它和鹤丸很像,看着看着,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晴天娃娃的那张笑脸。

“原来你在这里啊,找了你好久,还以为你出去了。”鹤丸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三日月转过身看着鹤丸,说了句并没有道歉意味的“抱歉”。

鹤丸叹了口气,指了指隔了一间屋子的房间,屋里的灯光洒露出来,照亮了房前的那一片走廊。“这间是我的,那间屋子收拾好了,今晚你就暂时住那儿吧。”鹤丸想了想,又说:“明明隔的不远,怎么刚刚没有看见你呀。”

三日月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鹤丸把三日月推到房前,转身准备回去时,又转过来对三日月说:“有什么事可以来叫我。”

三日月了然地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6)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