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みかつる

今日鹤丸难得安静地待了一整天,然而,光是这样待着总是使人感到无聊,一无聊就会犯困,鹤丸手上的书本没翻过几页便因为没撑住困意而被压在了身下,而自己则趴在矮几上就这么睡下了。

夕阳的余晖安静地洒落在屋子里,微风轻拂,庭院里的花草随着风吹来的方向轻轻摆动。出阵的队伍在近侍山姥切无声的迎接下顺利归城,队长鲶尾先去了审神者那里汇报出阵结果,今剑,岩融还有大包平刚回来便直奔澡堂,莺丸则先去了茶室那边,据本人说出阵回来不喝点茶总是无法平静下来,而三日月则选择回了寝室,经过厨房的时候,他看见烛台切和歌仙在里面忙碌着,似乎在准备什么大餐的样子。

鹤丸在迷迷糊糊间听见了细小的金属碰撞的声音,独特的音色无比熟悉,然而没睡着的身体迫使他没有睁开眼睛一探究竟,只有脑子里不着边际地想着是不是三日月回来了,不过一会儿意识便又沉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鹤丸终于从睡梦中醒来,眼睛的焦距模糊不清时映入眼帘的是沉浸在深海中的上弦月。

真漂亮啊。鹤丸在心里不着边际地感叹道。等到睡意尽数散去时鹤丸才反应过来三日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对面看起了书。三日月身上还未卸下的防具看起来似乎又是交给自己来做的事了,头发上也还残留着或许是敌人的血迹,只是已经干透了。

“哦呀,鹤醒了?”察觉到鹤丸视线的三日月从书本间微微抬起头对上鹤丸的视线,鹤丸愣愣地点了点头,三日月笑了笑指着身上的防具说:“那么这个就麻烦鹤了。”

“我就知道。”鹤丸小声嘟哝了一句后起身走近三日月,修长的手指缓缓解开系在肩上的结,然后将那块沉重的金属轻轻放在一旁,从肩上到腰上再到手上,三日月身上的防具一点一点被卸下。靠近三日月时鹤丸便闻见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他皱了皱眉头,“受伤了吗?”

“哈哈哈,还真是瞒不住鹤啊。”发间的绳结解下后三日月靠在鹤丸肩上蹭了蹭,“不过一点而已,不碍事。”

鹤丸帮三日月包扎好伤口后任由他这样靠着自己。

过了一会儿,鹤丸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站起来把三日月的衣服从衣柜里翻出来塞进他怀里说:“对了,主上说今晚要举行庆功宴。”鹤丸一边推着三日月朝澡堂那边走一边说:“时间也差不多了,快去梳洗一下我们也准备过去吧。”

评论
热度(3)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