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みかつる

刚下了晚班的鹤丸终于赶上了最后一趟巴士,空荡荡的车子里只有他和司机两人,天空不知不觉间下起了雨,鹤丸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漫长的路途令人感觉到无聊,他支着脑袋看着车窗外慢慢逝去的夜景。

前面的站牌旁站着一个奇怪的男人,在这样的雨天他没有撑伞,巴士在那里停了一分钟,男人也没有要上车的意思。在司机关上自动门时,鹤丸转过头不经意间看见了男人的面容,他心里一惊,呆呆地望着已经关上的车门,等到回过神来时巴士已经过了一个站。鹤丸想要出声叫司机停车,但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做的不是出租车而是巴士于是当即决定在下一站下车,尽管那不是自己本来的目的地。

下了车后,鹤丸没有撑伞便开始朝着返回的路狂奔,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鹤丸跑过了两个站来到刚才看见男人的车站时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想也是,就算他还是付丧神但在这样的雨天也不可能一直都待在同一个地方。鹤丸不死心地在附近找了两圈,依旧没有看见,手表上的指针已经走到了夜里两点。人类的身体总是麻烦的,长时间运作的身体已经开始疲倦了,鹤丸正准备打的回去时在巷子的拐角处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三日月?”鹤丸下意识地喊出了那人的名字。巷口的身影顿了顿,而后又继续往前走,鹤丸跑过去从后面抱住的他将头埋在后背的衣服里闷闷地说:“当年我们找了你们好久都没找到。你去哪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三日月转过身来看着鹤丸没有回答,鹤丸放开他仔细端详着多年不见的故人。好看的脸上多出了像裂纹一样的伤口,原本沉浸着新月的眼瞳如今被浑浊的血红浸染,周身缠绕着浓郁的不祥之气,或许普通人看不见但鹤丸确确实实能感受到。

两人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醉汉在巷口支支吾吾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没说几句便扶着墙吐了一地。三日月将视线从鹤丸身上移向醉汉,眼睛里顿时闪现出令人惊恐的神色,在鹤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三日月已经靠近了醉汉。

鹤丸转过身时只见醉汉胸前喷涌出艳红的鲜血,血的味道在雨水中蔓延开来,那人还未发出任何惊恐的声音便已经倒下,表情还是那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起来似乎连自己已经死亡这件事也没有察觉到吧。

当鹤丸再次在雨中寻觅三日月的身影时,三日月早已不见了踪迹。

评论
热度(2)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