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逆向时针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周也不见停歇,花园里的紫阳花开得旺盛,音乐厅的观众席里坐满了人。当三日月走上舞台的那一刻所有的人声在一瞬间全部停下,他向他的观众们致礼之后坐到舞台正中央的钢琴前。好看的手指在钢琴键上舞动,一个又一个音节随着他手上的动作流出来,懂或不懂音乐的听众都沉浸在三日月所演奏的乐曲里,他们在心里赞叹着他的才华。

在观众席的后面站着一个一袭白衣的少年模样的人,因为自身身份原因,没有人能看得见他,除了现在正在舞台上奏着音乐的那个人以外。鹤丸原本对钢琴曲并不热情,之所以会在这里还是因为前些天三日月的邀请,原本三日月也为鹤丸预约了最佳的位置,但鹤丸觉得反正也没人看得见自己,就算自己坐在那里也和不在是一样的,白白浪费了一个位置,于是三日月只好取消了预约。

一曲毕,伴随而来的是听众热烈的掌声,在这期间,三日月望向鹤丸那边,眼神在鹤丸看来就好像是在询问自己弹得怎么样,鹤丸不懂这些也不感兴趣,但还是回以三日月一个微笑。而席间的观众见三日月看向观众席只以为他在看他们,几个年轻的小姑娘已经开始擅自脸红,有的还在向同伴高兴地说三日月先生刚刚看了自己一眼。

掌声过后紧接着的是下一曲的开始。

演奏结束后的音乐厅里人声鼎沸,有的人已经准备回去二有的人还坐在原位和同伴谈论着这次演奏会的听后感,三日月很早就已经回到后台,鹤丸穿过观众席来到休息室,他找到挂着[三日月宗近]几个字的门牌,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后擅自进去。

鹤丸进去时三日月正好套上外套,现在正在笨拙地扣着衣服上的纽扣,听见声音时便抬起头来无辜地看着鹤丸,鹤丸话也不多说,直接走上前去熟练地把扣子一颗一颗扣上。

“我说你啊,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扣这个啊,每次借你的灵力化作实体对你的身体很不好。”鹤丸语气里比起抱怨更多的是无奈。

三日月笑了笑,一把将鹤丸搂入怀中轻声开口说:“这个太难了不想学,而且……”只有这样才能短暂地触碰到你。后一句话三日月没有说出来。

“你这根本就是借口吧。”鹤丸没好气地说:“不过不擅长打扮这一点倒是从以前开始一直都是,现在想想还是挺怀念在本丸的那段日子的。”

“这样啊。”

可惜,我不记得了呢。

三日月把鹤丸抱得更紧一些,每当鹤丸提起本丸的那些事时三日月总觉得有一天鹤丸会离他而去,去到一个自己触及不到的地方。

阴郁的天空丝毫没有放晴的迹象,在来接三日月的车到达之前,两人去了音乐厅后面的花园里散步。他们并肩走在大理石制成的走廊上,花园呈欧式,草坪间的石桌看起来有些孤独,紫阳花花瓣上的雨水一滴一滴地滑落,像是在哭泣一样。

微风轻轻拂起,鹤丸衣服上的金色链子随着轻风微微舞动,奏出好听的声音,三日月想,这似乎是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

“对了,我刚才的演奏怎么样?”三日月突然冷不丁地问向鹤丸。

鹤丸回想了一下刚才听见的评价总结了一下后说:“挺好的,嗯……听了之后让人很感动。”

“我想听的是你自己的感想。”

“唔……”被戳穿的鹤丸有点心虚,他挠了挠脸颊说:“你也知道的我不太懂这些……不过,好听是真的。”

“那我就当做是给我的至高无上的的评价了。”三日月顿了顿说:“鹤啊,音乐这方面你有什么比较喜欢的吗?”

鹤丸想了想说:“古琴吧,虽然算不上精通,但还是会弹一点。”

雨天的黄昏比平常看起来要阴暗得多,天色暗差不多的时候街边的路灯已经开始陆续亮起。在离市区较远的地方有一座看起来古风古朴的建筑,那里是三条本家,黑色的保时捷在正门前停下,三日月和鹤丸从车上下来,不过一会儿,管家便开了门将三日月迎了进去。鹤丸悠闲地跟在三日月身后,“三日月,怎么突然想着回来了?”

“今剑打电话告诉我今晚小狐要回来,说是小狐好不容易回家一次母亲想要一家人聚一聚,也打电话叫了岩融和石切丸回来。”

“哦——你们三条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团结呢。”

“三日月!”今剑远远地在走廊的那头看见三日月后便激动地同他打招呼,“大家都到了,就差你了!”

三日月朝今剑那边点了点头,看着今剑跑回去后将目光转回鹤丸身上,“要一起去吗?或者在家里转转?”

“不了,我就在这里坐会儿,不用管我。”

“这样啊,我很快就回来。”

“嗯。”

鹤丸坐在走廊上听着屋里团聚的一家人谈笑风生,一会儿是今剑和小狐丸争抢油豆腐的声音,一会儿又是岩融在打趣其他人的声音,石切丸也会时不时插上几句嘴,三日月始终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边。本丸还在的时候,大家也是这般热闹,次郎和日本号经常一起拼酒,当时和小狐丸抢油豆腐的是鸣狐身边的小狐狸,有时狐之助也会加入其中,三日月还是一如既往地只是坐在一边观望,时不时也会朝自己这边看看。

鹤丸抬起头看着看不见星星的夜空,渐渐的,耳边的雨声越来越大。

“雨,什么时候才会停呢?”

一夜的闹腾之后大家都醒得比较晚,房间门外的猫咪叫了“喵喵喵”地几声也没有人理它,鹤丸在走廊上坐了一晚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晚在想什么,没人理的猫咪耷拉着脑袋悠悠地走着,当它抬起头看见鹤丸时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鹤丸伸出手挠了挠它的下巴,猫咪舒服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啊,动物还是第一次碰到呢。”鹤丸瞬间起了玩心,一人一猫玩得不亦乐乎。

鹤丸听三日月说这是前几天今剑捡回来,小白猫的眼睛一只是蓝色一只是金色,很是好看,粘着人的样子也很讨喜。

猫咪引着鹤丸来到一间仓库里,常年未使用过的物品全部被堆放在这里起了灰尘,鹤丸记得自己在再次遇见三日月之前曾经也被摆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灰尘覆在身上真的令人很不舒服,尽管那时候的自己还沉睡在本体之中。在堆积成山的杂物里鹤丸看见了积满灰尘的古琴,和蹲在那里看着它思考着呢喃道:“和三日月离开的时候还没见呢,是近些年买来的吗?”

“哦呀,找到了不得了东西呢。”三日月在鹤丸身后突然开口说到,这个举动反倒吓了鹤丸一跳。

“你走路都没声的吗?”

“先不说这个。”三日月拿起古琴,一边擦拭上面的灰尘一边对鹤丸说:“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听一听鹤弹奏的乐曲呢。”

鹤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对上三日月的眼睛就没法说出拒绝的话语,对于这样没出息的自己有点不爽,于是只能说:“你灵力消耗太多会减寿的。”

“哈哈哈,无妨。”

“那就没办法了。”说着,鹤丸捧起三日月的脸亲了下去,双唇仅仅是碰在一起不过几秒鹤丸便离开了,他接过三日月手上的古琴摆好架势,缓缓拨动琴弦。琴音如流水一般清澈,三日月闭上眼睛倾听着这一曲只为自己而奏的音乐,他听出来鹤丸弹的是自己昨天演奏时的曲调,充满和风的声音奏出来别又有一番韵味。

小白猫坐在仓库门前打了个呵欠,外面的雨还在下。

评论
热度(10)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