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无心插柳柳成荫(上)

在三日月宗近第六十七次向鹤丸国永告白失败后,三条的一致决定紧急召开会议,当三日月悠哉悠哉地走进来时,感受到一股莫名沉重的气氛,然而身为会议讨论中心的他并没有任何自觉。

坐在一旁观摩的今剑和岩融实在绷不住了,今剑放松下来后说:“其实我真的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石切丸和小狐丸太紧张了而已。”

岩融附议,小狐丸咳嗽了一声向石切丸使了个眼神,石切丸拿出三条的账本振振有词地说:“我们三条两个月内的财政出现了赤字,其主要原因还是三日月用去买花束巧克力以及其他礼物,至于送给谁这个就不用明说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连温饱都解决不了了。”

石切丸说完后回到原位坐下,一边的岩融大笑着说:“哈哈哈,这有什么关系,去伊达那边蹭饭就行。”

“是啊是啊。”今剑添油加醋地说:“反正迟早是一家人,而且烛台切的手艺是真的好,一点都不输给岩融。”

哦,那看来这两人是经常去那边混饭吃了。小狐丸如此想到。那边一大一小一唱一和地赞美着烛台切的手艺,这边的三日月依旧默不作声,石切丸似乎被这三人急得胃疼在一旁挺尸。

小狐丸翻出了一本写着“三条日常记录本”几个大字的本子,朝今剑和岩融那边看了一眼后咳嗽了一声,两人安静下来后,小狐丸翻开本子大声说:“我觉得三日月是应该适可而止了!近来几个月的战绩……呃……特别好?咳,这个不算!我想说的是日常当番……呃……没,没偷懒。”

小狐丸越说越小声,此时,三日月状似无辜地说:“做得好也要适可而止吗?”

“小狐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哦。”今剑拿出三条家老大的气势用教育后辈那样的语气说:“三日月做得好是好事,应该鼓励,值得嘉奖。”今剑看向三日月说:“我亲爱的弟弟,大哥支持你。”

合着这两人,不对,这三人是一伙的吗。小狐丸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他提起今剑,拉着石切丸和岩融跑到角落小声商量。

“我真觉得三日月这样下去不行,太败家了,不管怎么说给出个主意让他放手吧。”

小狐丸看了一圈自家兄长,石切丸依旧面如死灰看来是没救了。

岩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为什么不是帮三日月追到鹤丸呢?”

“看看鹤丸的样子怎么也是放弃比继续要来得有效率吧。”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岩融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

今剑稍作思考后说:“叫主上让他两旅游……呃,不是……让他俩跑趟远征吧,在一起多住几天,我听说情侣在旅游过程中很容易跟对方一拍两散的,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兄长,你听谁说的?”小狐丸一脸将信将疑的样子看着今剑说。

“隔壁栗田口家的乱说的。”

既然是乱说的那应该是可行的吧。小狐丸偷瞄了一眼那边笑眯眯的三日月后说:“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今剑、小狐丸和岩融依次回到座位后,小狐丸一脸严肃地说:“经过我们缜密的探讨我们一致决定向主上申请让你去现世远征一个月,当然是和鹤丸一起。”

三日月正想说什么,小狐丸立刻说:“异议驳回。”

“不是,我是想说我没异议。”

在鹤丸国永第六十七次收到三日月宗近的一大束花和一堆零食以及告白并被自己拒绝后,鹤丸决定找烛台切光忠探讨探讨怎样才能让三日月停下送礼加告白的动作。

“你答应他不就是了。”在厨房里的烛台切一边做巧克力蛋糕一边说,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在一旁观摩,对于烛台切的提议太鼓钟表示非常可以。

“喂喂,光坊,你用的巧克力该不会是三日月送的那些吧。”

“是的,反正鹤先生你也不吃,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用它们做点有意义的。”

好吧,你说的都是对的。鹤丸想是这样想但还是说:“不管怎样必须让他死心,帮忙出个主意呗。”

太鼓钟沾了一点调好的巧克力尝了尝后说:“不如你和三日月一起远征一趟吧,听说外出旅行的情侣总是能看清对方是个怎样的人,大多都会分手的。”

“小贞你是听谁说的?”

“那天经过主上房间时听见她和乱讨论的。”

鹤丸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立即决定去找审神者申请和三日月的远征,走到厨房门前只听见前烛台切漫不经心地说:“话说鹤先生,你为何总是执着于拒绝三日月先生,答应他是件很难的事吗?”

鹤丸想了一下后转过头笑嘻嘻地说:“嗯……他对我怎么说也算是沾亲带故的刀对吧,答应了的话万一哪天被父亲大人知道,他不打死我。”

虽然觉得这样说很不厚道,但是一直沉默不语的大俱利还是说:“……你父亲早就成灰了……”

“哎呀,别这么说嘛伽罗坊,就算是这样不管怎么说也是会变成幽灵什么的回来的不是,万一那天就碰上了呢。哦,不说了,我去找主上申请远征啦!”

如此说着,鹤丸便一溜烟地跑走了,太鼓钟趴在灶台上看向烛台切说:“小光,我怎么觉得小鹤这是借口。”

“嘛,就算是借口也只能随他,毕竟这是鹤先生的选择。”

东京的大街上有两个穿得古风古朴的人站在那里,准确来说也不能算是人类。看着来来往往形态各异的人,鹤丸总觉得自己和他们站在一起很是违和,一分钟之后,鹤丸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和三日月走得匆忙加上被审神者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彻底忘了换一身现世的服装在出门了。

“不如去买一身更换的衣物吧。”

鹤丸觉得三日月的提议甚好,然而下一秒,坊两人站在服装店前才反应过来,出门不仅没带衣服,连通用的货币都没带。

“怎么感觉和你一起出来有点倒霉呢,平时和光坊一起外出这些都不用我操心的。”

“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鹤丸走过去泄愤一样地捏了几把三日月的脸,说:“我们今晚可能要睡大街了你知不知道啊。”

三日月的脸被捏得通红,轻轻碰一下都觉得疼,不过本人看起来貌似挺享受的样子,毕竟自己喜欢的人是第一次离自己这么近。鹤丸捏得心满意足之后开始和三日月认真探讨今晚的住处。

他们今天一天都在市内转悠,到了黄昏,两人已经是又累又饿还带点困意,虽说是付丧神,但现在好歹也是有了人身,吃喝睡还是必须要的。鹤丸两眼无神地不知道看着哪里,说:“怎么办?难不成真的睡大街啊?”

三日月指了指街道对面的公园说:“听主上说现世的流浪汉夜晚都是在那边住宿,不妨同他们借个位吧。”

鹤丸思索了片刻后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城市的夜晚不同本丸那样安静无声,嘈杂的鸣笛声和人声弄得鼓膜隐隐作痛,各种颜色的灯光在黑夜里异常刺眼。鹤丸实在是想不通人类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的,好在夜里的公园是人最少的地方,除了零零散散的几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不时路过的醉鬼以外几乎是看不见人影的。

鹤丸和三日月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两人离得老远,鹤丸把羽织脱下来盖在身上,他看了一眼三日月后不知道是出于莫名其妙的同情还是别的什么心情往那边挪了挪。鹤丸紧挨着三日月把羽织的一半分给他,看着他略微惊讶的目光,鹤丸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就算是夏夜,在外边吹着风还是会有些冷的吧。”这句话不容置否,鹤丸把头靠在三日月肩上继续说:“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有点可怜才分你点的,快点睡觉啦。”

三日月“嗯”了一声,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高兴,他嘴角噙着笑意缓缓闭上了眼睛。

伴随两人进入梦乡的是草丛间细微的虫鸣,不远处的流浪汉像八爪章鱼一样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远处活跃的人群似乎不再活跃,车辆来往的声音越来越少。直至世界安静下来,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些将黑夜照成白天的灯光。醒来之后又将迎来新的一天。

【TBC】

----------------------------------
放飞自我,不保证售后服务(。)

评论
热度(21)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