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铃羽 (上)


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庭院里的花草因为时节的关系已经尽数枯萎,红枫叶从树上缓缓落下,年幼的孩子在院子里独自玩耍,看起来有些孤单。

突如其来的铃铛声吸引了孩子的注意,那是非常好听的,与众不同的声音,他转头向枫树那边看去,只见一只白鹤在那里停栖。

孩子眨巴着好看的眼睛看它,它蜜金色的眼瞳也回望过来。

孩子小心翼翼地接近枫树,白鹤振翅从树上飞落下来,它不惧怕人类,由着孩子接近自己。孩子像寻求怀抱那般在它面前张开小小的双臂,白鹤低下身子任由他拥抱。

自那之后,孩子找到了玩伴,一人一鹤相处了许久。

那一年,院子里的枫树不知为何而死去,父母将它从庭院里移走,原本种着枫树的那处换成了一丛一丛的紫阳花。

供白鹤栖息的场所已经不在,它是时候走了。

尽管相处了很长时间,但白鹤走的时候并没有告知孩子,那天清晨,孩子醒来后没有见到白鹤,他找了它许久,直到放弃。失去了陪伴自己许久的玩伴,孩子伤心了很长时间。

那天,父亲告诉他“若是有缘,自会再见”,孩子一直相信着父亲的话。



悬于梁上的风铃被风吹响,从未打理过的院子已经杂草丛生,三日月宗近坐在廊檐边听着风铃发出的声音,样子很是惬意。不过一会儿,原本放置在离自己家有一段距离的式神化作一张纸片前来通报,说是源氏派了人来。

三日月听了之后回忆了一下,前些天曾听闻左大臣的那位正室身体抱恙,请了平安京内所有有声望的医师药师来,皆未瞧出病因。有人认为怕是中了什么邪,亦或是被什么妖物附了身,有人提出叫阴阳师来看看。仔细想想,那位正室又是与源氏有关的人物,如此一来,源氏的怕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吧。

在这之前,左大臣曾多次派人来请过三日月,只是全被他推辞了,想必是闭门羹吃多了,现在才又找个有头有脸,说话也有分量的人物来吧。

“三日月先生,打扰了。”

薄绿色头发的男人礼貌地道了一声后推门而入,随身而来的侍从全部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外。

三日月收起式神,招呼男人坐下,并为他添了一盏茶。男人抿了一口,被苦涩的茶水弄得微微皱眉,他悄悄抬眼瞧了一眼三日月,发现对方悠哉悠哉地喝着茶水并未看自己时,他缓缓放下茶盏,咳嗽了一声说:“我想我此行的目的三日月大人是知道了吧。”

三日月也放下茶杯,看着眼前的人说:“嗯,我知道,不过也不急于这一时,等我喝完这壶茶再一同前往也不迟吧,膝丸。”

虽说只是一壶茶,但两人却从正午喝到傍晚,期间还有式神端来茶点,膝丸和三日月聊得忘记了本来的目的,还是外面的仆人进来提醒才想起来。

临走前三日月不舍地看了一眼还未吃完的点心,说了句“真可惜”,不明其中意义的膝丸一边拉着三日月走,一边说:“茶点过会还能吃,病人这样拖下去的话可不会好。”

来到左大臣府上,习惯了清静的三日月被一路上的夹道欢迎弄得有些不适,好不容易离开了人群又要走那些像迷宫一样的走廊才能到达那位正室的寝殿。

“夫人,膝丸大人请了三日月大人来。”竹帘内的侍女低声向女性通禀了之后便退下了。

“三日月先生,我这病真是妖物所致吗?”

正坐在竹帘外的三日月环顾了一圈周围后,说:“夫人患的只是普通的疾病。”

“那为何请了那么多名医却迟迟治不好?还是说这是你没看出来所变造的借口?”

“夫人,治病需要时日,并非一朝一夕便会痊愈的,若是有个什么便去怪罪被我们排斥的异己,那他们岂不是太冤枉了。”

“你的意思是还是我自欺欺人了?”

女性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悦,旁边的膝丸扯了扯三日月的袖子,用眼神示意他话说的有些过了,而三日月只是笑了笑,他站起来说:“既然夫人不信,那么我也没必要赖在这里不走了。”

说完,三日月就真的离开了,膝丸向女性行了一礼也尾随三日月离开。女性支起身子,看着远去的两人,“呵,什么京城阴阳术最高的阴阳师,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平庸之辈,市井之传果然不可信。”

尾随而上的膝丸气喘吁吁,好半会儿才顺过气来,“我说三日月大人啊,你好歹也遵守一下规矩吧。”

“嘛,我本就不属阴阳寮管辖,遵循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就算是这样也……”

似乎是想起什么,三日月停下脚步,膝丸一个不注意,差点直接撞上,正要抱怨一通时,只听三日月说:“忽然想起我还有点事,膝丸啊,借你的车一趟,我去一下城外。”

“啊?哦哦。”

微风微微拂过,虽是夏至但夜晚之时,空气中还是带着细微的凉意。城外多是山峦,三日月下了车后进了一间颇为破旧的民宿,开门的老人见是三日月后很是欣喜。

“没想到您真的会来。这件事我也跟其他阴阳师大人说过,可他们都说是老人家我的幻听,没人相信啊。”

三日月笑了笑,“嗯,我也是对您说的事有些兴趣而已。”

“您能来我和老伴就已经很高兴了。”

老人将三日月迎进屋内,狭小的屋子仿佛一览无余,屋里只有一间厨房和一间卧室,会客厅也是狭窄的,不过,这样的空间对于两位老人来说已是绰绰有余了。

“是否可以告诉我具体情况?”

老人轻轻打开卧室的门,等三日月进来后又轻轻关上,只见老婆婆在紧闭的房间里沉沉地睡着。只是靠近老婆婆身旁,三日月便能判断这是被妖怪的妖力影响了。老人看着紧闭的窗户,出神地回忆说:“前些日子,我和老伴看见窗外来了一只非常美丽的仙鹤,老伴好像很喜欢它,我们便去尝试着接近它,那只鹤好像有灵性一样,也不怕人,任由我们抚摸它,后来,没过几天,它就走了。在那之后,我和老伴不时就会听见铃铛的声音,一开始,我们也以为只是普通的幻觉,直到两天前,老伴说不舒服,然后就去睡了,这一睡就到了现在也没醒过来。”

老人说着说着,也伤感了起来,“三日月大人,我老伴她……她会不会……”

“老人家你且放心,这只是被那阵铃声影响了,待我为她作个法,明日便会醒了。”

话毕,三日月拿出一张画满咒术的咒符,嘴里振振有词地念了几句咒术,密闭的屋子里吹起了一阵细微的风,微弱的烛火摇曳不定,不一会儿便也停息了下来。

施完咒后,三日月便起身离开。

夜晚的蝉声不似白天那般让人烦躁,布满繁星的天幕对于阴阳师来说是最好的占卜,不过,现在三日月用不到占卜之术。走出屋子,三日月便听见了细微的铃声,那是非常悦耳的,如同许多铃铛一同发出的声音,但仔细一听,却又截然不同。他循着发声处走去,在一棵树前停下,转身一看,这棵树正对着刚刚那间房间的窗户。

三日月撸起袖子准备爬上树查看,赶车的车夫见状立马阻止了他,“要是您有个什么闪失,我这份工作怕是保不住了,爬树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

三日月失笑,还真把他当做那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贵族了,不过,免于自己动手倒也不错。

车夫爬上树后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三日月想要找的东西是什么,他朝树下的三日月问:“三日月大人,您要找的是什么啊?”

三日月想了一下,说:“嗯,大概是羽毛一样的东西吧,颜色……也许异于平常,又或者……和其他的一样?”

反正是羽毛就对了。如此想着的车夫在树上找了好一会儿,最后拿着五六根不同种类的羽毛下来了。三日月拿着那些羽毛观察了一阵,然后轻轻吹了一口气,“铃铃”的声音从其中发出,三日月抽出发出声音的那一支,黑白相间的羽毛一眼看上去与普通的没什么两样,但如果是拥有灵力的人类来看的话,便会看见其中还参杂着零散的彩色。在一旁看着的车夫对于三日月的这一连串动作很是不解,除了蝉鸣以外他听不见任何声响。

“走吧,回去吧。”

三日月回到家才想起今天还未吃过晚饭,正想出去买点吃的,但看了看时辰又只得作罢。

时至午夜,三日月刚刚睡下不久便有什么东西悄悄进了自己家门,因为直觉不是什么有害的东西就也随他去了。来人翻遍了除了三日月寝室以外所有的房间也未找到寻找的东西,他站在杂草丛生的院子里盯着三日月的房间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进去。

他手脚极轻,主要还是不想打扰到屋子的主人,可找遍了房间的所有角落还是没有,灰心丧气的他慢慢接近状似熟睡的三日月,正要碰到他时,三日月睁开眼睛转过身来,抓着他的手腕让他靠近自己。

“嗯,这就是所谓的夜访吗?”

对方没有预料中那般挣脱自己,反而更加凑近了些,蜜金色的眼瞳打量着三日月,他一字一句地说:“才——不——是,你拿了我的东西,还我。”

那语气在三日月听来有些委屈,又带着点不甘心,三日月只觉得对方很有趣,不过拿了他的东西一事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头绪。对方看出了三日月的困惑,与他拉开了些许距离,正坐在一边说:“就是刚才你捡到的羽毛,那是我的。”

三日月从枕头底下拿出羽毛晃了晃,他想要去抢,却扑了个空,三日月看着他笑了笑,说:“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鹤丸国永。”

“嗯,直接告诉我真名不怕被我下咒吗?”

“随你怎样。”鹤丸没好气地说,“你给我下咒我就诅咒你,十倍。”

被这样说了三日月也不恼,他把羽毛还给鹤丸,对方撇了三日月一眼,从他手上抢了回来。

“不过,那边的老夫妇可是因为这个而被你的妖力影响到了哦。”

“……哦。”

第二天清晨,老婆婆果真如三日月所说醒过来了,老人带着自己的妻子正要去城内感谢三日月,刚开门,便看见门口摆放了一些不知哪来的果子,中间夹着一张写有工整字迹的纸条。老人拾起纸条,上面写着【给你们带来麻烦抱歉,这是赔礼】,纸条的右下角简单地画着一只丹顶鹤。

鹤丸外出回来的时候,三日月正在茶室煮茶。

“去哪了?”三日月看了鹤丸一眼说。

“不用你管。”

“……”

“好吧好吧,我去谢罪了。”虽然不想承认,但三日月不说话只盯着自己时,鹤丸确实莫名感到心虚,虽然自己也没做什么不得了的事。

三日月倒了一杯茶水推到鹤丸面前,鹤丸看了他一眼后抿了一口,惊叹道:“呜哇,好苦,还是我来吧。”

三日月被鹤丸推到一边,娴熟地拿起茶具重新泡茶。

三日月尝了一口自己的茶困惑地说:“我不觉得有何不可啊,昨日膝丸喝了也没说什么。”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我想那是人家不想戳穿你,又或者他的味觉和你一样有问题了。”

“……是吗?”

闲极无聊的三日月坐到鹤丸对面看了他好一会儿,想了想说:“鹤丸呀,我想要你做我的式神。”

“不要。”

鹤丸一口拒绝了。

“……”

三日月就在那笑眯眯地紧紧盯着鹤丸,鹤丸低着头继续泡他的茶,原本想装作看不见,奈何三日月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热烈,盯得鹤丸毛骨悚然于是只得放下手中的茶具抬起头盯回去。

“……盯着我也不会答应你。”

“等等!你别忽然凑那么近!”

“好啦好啦!答应你就是了!离我远点!”

三日月好心情地缩回了去依旧在看着鹤丸,鹤丸泡好了茶推到三日月面前。

想想这应该会是一种新体验吧,不过若是订下契约自己就太不划算了,于是鹤丸说:“不过我不签订契约,想不想走是我的事,怎样?”

“真是薄情啊。”三日月抿了一口茶后放下杯子,说:“可以。”

【TBC】

评论
热度(32)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