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

【三日鹤】赠予

原梗来自上班时冒出的某篇腾讯新闻,虽然我没点进去看emmmm…
————————————————————————

“三日月先生当心点,此处多是腐水,地面苔藓有些湿滑。”狱卒举着火把引领着身后的蓝衣男子一步一步前行,一路上的喋喋不休倒也不让两人间有任何尴尬的气氛,“呀,真是没想到像先生这样的名作家竟会想要到这种地方来取材。”三日月只是笑笑,并没有任何过多的言语。

三日月宗近,江户富商三条宗近的幺子,哥哥小狐丸因喜好旅行而至今不见踪迹,原本只需坐享其成的他也是因为颇爱写作而成为作家。一开始的随心之作在大众中很受欢迎,使得三日月一举成名,在后来的创作中也一直有源源不断的支持者,从而造就了现如今的名声。

因为不想继承家业,三日月一直以取材为由四处漂泊,居无定所,每年也就回那么两三次家看望父母。前几日因为被家中的仆从发现暂居的住处,情急之下看见被押着游街示众的罪犯,因此想出了暂时到牢里躲躲的念头。三日月用钱买通了看守,取得许可来到这不讨好的地牢。

“先生,到了,这里就是死刑犯所在的牢狱。”最后一道铁门开启后,哭喊声,求救声不绝于耳。狱卒将三日月领进地牢的最深处,这里反而比开始进来那里要安静许多,环顾两边的囚犯,他们反而有说有笑,似乎这里只是作为暂居地一般。

“就是这里了。”狱卒打开其中一间较为整洁的牢房,“里面比外面要安静许多,住在这里也比较舒心些吧,就暂时委屈您住在这里了。”三日月点点头,走了进去,“辛苦你了。”

“先生客气了,只怕您住不习惯,毕竟说到底这里也只是……”狱卒苦笑着,没等他说完话,三日月便打断了他,“先去忙你的吧,你还有别的事要做吧。”

狱卒将三日月的牢房钥匙给了他便走了。

目送走狱卒后,三日月找了个相较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因为无聊便打着观察一下对面的人也不错的念头,抬起眼映入眼帘的是对面牢狱间一身雪白的囚徒。对方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目光而看向三日月这方,蜜金色的眸子活像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的一轮太阳。

这是好人。一闪而过的念头让三日月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死囚多是穷凶极恶之徒,只不过眼神清澄了些,又怎能给予好人之名?三日月低下头,开始着手整理住处。

看着这样的他,对方开始有一茬没一茬地搭话:“呐呐,你叫什么名字啊?”三日月没理他。

“你是犯了什么事才会被关进来的呀?”三日月依旧没有理睬。

对方思考了一下,继续说:“嗯,看刚才狱卒对你的态度,你不像是犯了事的,你是自愿来的?”三日月抬起眼睛看向对面,见他有了反应,对方立刻说:“我叫鹤丸国永,你呢?”

“三日月宗近。”

听见回答后对面开心地笑了出来,“还真是和你很相符的名字啊。”三日月没再说话,见他又快要冷漠下去,鹤丸接着说:“不要以为在这里的都是该死之人,也不要以那幅傲慢的姿态看待人,既然都在这里,你也就不必我们好到哪去,尽管你可以自由出入。”

鹤丸的话虽然很令人恼火,却也句句属实,而且三日月更在意的是那句这里不全是该死之人。似是看懂了三日月的内心,鹤丸转为一副轻挑的样子笑着说:“哈哈,刚才吓到你了吗?抱歉抱歉,不过我并不觉得我有说错什么哦。”鹤丸突然正经的样子着实吓了三日月一跳,不过他表面还是平静的,他在等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这里的大家多是被朝廷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捉进来的,也有的是被熟人栽赃陷害的,你刚进来听到的那些喊冤也不全是假的。”鹤丸不管三日月有没有听进去,只是自顾自的叙述着这边的人是如何被栽赃的,那边的那个又是如何被莫名其妙抓进来的。这些都是他听人说的。

三日月看着绘声绘色两个不停的如白雪般的青年,他真的就好像太阳一般照耀着烛火照不到的阴暗角落,像冬天的白雪一般纯净无瑕,像他的名字一样喜好自由。此刻,三日月明白了为什么牢笼深处的大家会如此平静,那是因为有鹤丸国永这个人在,他的开朗乐观影响了周围的人。因为他,大家愿意敞开心扉,也因为他,大家愿意看开一切。

“你也是被冤枉的吧?”三日月打断了他讲述的别人的故事,鹤丸愣愣地点了点头。“是啊。”

“那么,可以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我想知道。”

夏日的祭典是热闹的,却也时常伴随着可悲的事,到底身处乱世,这也是不可避免的。每次祭典都会有人被杀害,长年以来的无差别杀人,闹得人心惶惶,虽然每次被杀害的人数不多,但由于一直找不出凶手,朝廷的信誉逐渐降低。

那一日,鹤丸刚从外地回来,正好赶上夏日祭,入夜之后便兴致冲冲地拉着友人一同前往,还未到神社,只听得不远处小巷里传来惨叫。鹤丸和朋友对视一眼后,放低声响跑进传出声的巷子,只见满身鲜血的男人倒在地上,面前还站着一个持刀的武士。

武士抬头看见鹤丸一行人,提起染血的刀便冲了过来,鹤丸立刻蹲下,捡起地上的刀堪堪挡下攻击。武士没想到来人也会剑术,吃了一惊,马上拉开距离,鹤丸站起身来做好进攻姿势,粘了血的刀柄黏黏糊糊的,感觉很不舒服,他皱了皱眉头,“啧”了一声。

武士率先举刀冲过来,鹤丸先是正面挡下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挡下第五次后,他摸清了对方的招数。当武士举起刀将要攻击之时,鹤丸左脚迈出一步,将刀转向背面,拦腰攻击。武士没有如理想般倒下,这也在鹤丸的计算之内,在武士还没缓过神来时,他立即绕到后方,举起刀柄从背部用力敲下。

“你也太耐打了吧,我可是使了全力的。”讶异之间,鹤丸已经做好迎敌之势,“不过,人生就是需要惊吓。”

武士换了个不同的持刀姿势面对鹤丸。

参差不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似乎来了许多人,不一会儿,打着灯笼的官差在鹤丸友人的带领下来到现场,然而罪魁祸首在听见声音之时便逃离了踪迹。鹤丸耸耸肩,扔去手中的刀。

在搜寻了多日之后,毫无收获的官差决定终止无意义的搜查,随意找个替罪羊也算是给百姓有了一个交代,而最适合的便是当时在场的鹤丸一行人。朝廷以自行作案,自行报官是为了掩饰罪行为由将鹤丸关押进牢。

“嘛,起初我也是像前年那些人一样喊着冤屈,不过喊了没几天我觉得没什么用便也没再喊了。”鹤丸讲述的时候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声音也没什么起伏,就好像在讲的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一般。

“那你岂不是不久之后便要被处以极刑?难道不会有遗憾吗?”

“是啊,听说好像就是今年年底吧。”鹤丸想了想又说:“遗憾也不是没有,只是太多了,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看见外面的景色吧,毕竟我进来也有些年头了,听新来的说近些年外面变了好多呢。”

“嗯,我也学过一点绘画,如果相信我的绘画技术的话,我画一些外面的事物带来给你看怎么样?”三日月饶有趣味地说,虽然只是一时兴起,不过感觉这样也不坏。

“唉?真的可以吗?”鹤丸两眼放光的看着三日月,双手紧紧抓着牢房的铁栏,“那就先提前谢谢你啦。”

三日月从未想过自己会答应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任何事,但做这样的事好像让自己变得很开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是。一大早抱着一堆白纸和画具站在城外山顶的三日月如此想到。至高的山顶是最容易俯视整座城池的地方,虽然中途有些劳累,到当看到与平时不一样的风景时,疲劳也似乎随风消散。

三日月开始着手绘制一路所见的,与自己眼前的景色。从日出到黄昏之时,三日月一整天都在山里渡过,在太阳完全隐没踪迹之前回到城中,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去那个阴暗潮湿的地牢,而是找了间客栈下榻。夜晚的街道褪去白天的繁华吵闹,换上安静冷清的表面。三日月喜欢这种平静,没有外人打扰的。

第二天早上,三日月漫步于还是人烟稀少的街道,下午才回牢房。

三日月回去的第一时间,便是带着一堆画作找上鹤丸,他通过铁栏的间隙将画递给牢里的青年,鹤丸一幅一幅用心欣赏着画上的景物,强劲而不失优雅的线条勾勒出栩栩如生的路人,柔和的色彩渲染出五彩斑斓的街道。

当看到最后几幅时,鹤丸忍不住笑了出来。

“前面的都是我找人代画的,后面的才是我画的,嗯,不太能看得上眼吧。”三日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会啊,我很喜欢。”鹤丸脸上的兴奋显示他并没有说谎。

虽然没有优美的线条,也没有能够扣人心弦的上色,拙略而又不成熟的画技就像孩童的涂鸦,但却能从中看出绘作之人的用心与欣喜。画从一座山的山脚处画到山顶,从上午的蓝天绘到黄昏的橙黄。

看完之后,鹤丸挪到与另一间牢房相隔的墙角,喊了旁边人的名字一声后,把手里三日月的画递给那个人。那人看了之后也同鹤丸一样递给另一人,画就这样在各个牢房间被传来传去,看过的人都是一脸满足。最后又再次回到三日月手中。

“鹤,我想成为你的眼睛,为你去看尽这大千世界。”

鹤丸先是一惊,而后笑着回答道:“好啊,三日月。”

三日月每天都会外出,然后带各种各样的小东西来给囚犯们,每次给鹤丸的是最不同的,也是最多的,里面还夹杂着不一样的花朵。三日月乐在其中,已经忘记的最初来这里的目的,外出时间长点也不过四五天,那是他赶往临近城池的时候,只为绘画新奇不同的景物。三日月不敢离开鹤丸太远,因为他怕没有告别就再也见不到了。

秋天的菊花是盛开得最漂亮的,三日月想了想,虽然想要每个品种都拿些去,但还是决定只带些许雏菊。

在将要走到鹤丸所在的牢房时,只听得有细微的哼唱声,再接近些便可辨认出是歌曲的旋律。鹤丸的声音本就好听,柔美的旋律让那活泼的声音增添了几分风雅。周围的囚徒闭上眼睛用心仔细聆听,三日月也一样。

歌声停下后,迎来的是连绵起伏的掌声。三日月走到鹤丸面前,将带来的礼物和雏菊递给了他,随手折了一朵白色的别在他发间。

“刚才的歌很好听,有名字吗?”

“嗯,好像没有,也没有歌词,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样啊。”三日月思考了一番后,回去自己的牢房里,开始奋笔疾书,“既然如此,那我给它写词吧,名字大家来想一想怎么样?”

“好哎!这主意不错!”

“叫什么名好呢?”

“依我看既然是在监牢里诞生的歌,不如直接叫监狱之歌好了。”

“不行不行,那太俗气,还是等三日月先生把词写出来再做决定吧。”

应和声接连不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讨论起来。

三日月就这样在嘈杂的环境中,写下了属于这首曲子,属于这个悲惨而又欢乐的牢笼,也仅仅是属于他和鹤丸的歌词。

[……折断白羽之鸟啊,新月会代你看尽繁华,终有一天,你会回到属于自己的天空,你是自由的,新月会常伴美丽的白鸟,你不再孤独……]

雪花如鹅毛般纷纷落下,三日月一如既往外出采办,喧嚣的街景已经看腻,不远处的青山也被反反复复踩踏多次,三日月想不出还能带什么有趣的东西给鹤丸。

正当他反复斟酌时,自家的仆人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跟前。仆人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只听得出大概意思,“三日月少爷,小狐丸少爷在那边拉面店等您。”

跟着仆从来到拉面店后,小狐丸招呼三日月在旁边位置上坐下,点了两碗放满油豆腐的面,说了句“我开动了”便开始吃起来,也没说明来意。推到自己面前的面三日月一口没动,等小狐丸吃了两口后说道:“小狐兄长平日为了躲避继承家业,整日漂泊在外,今日这是怎么了?忽然想家了?”

三日月说话还是一如既往不留情面,小狐丸打了个冷颤,这面也是吃不下去了,可惜了剩下的几块油豆腐。小狐丸擦了擦嘴角的油渍,说:“父亲大人病重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我也回去看望过。”

“那叫你继承家业这件事你也是知道的吧?”

“我说过了,我不会屈服的。”

看着倔驴一般的三日月,小狐丸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所以我叫了石切叔叔来,这样的话就算是你也不得不从了吧。”

说着,石切丸刚好走进店门,寻找三日月和小狐丸两人,找到之后他也要了碗拉面,在等待的期间说道:“三日月啊,你父亲的意思是让你回去继承他留下来的产业,小狐也会从旁协助,如果这样你还不肯回去的话,那可真是不通情谊了啊。”

三日月扶着额头思索了一会后说:“我知道了,我会回去的,但请给我点时间,明年我会回去的。”

“父亲可是等不到明年了啊。”

石切丸想了想说:“我知道你也有你的计划,这样吧,你在今天以内做完吧,明天一早我和小狐来接你。我相信作为三条家的人不会做不到吧。”

三日月紧了紧拳头,长舒一口气后拂袖而去,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去见一见鹤丸,哪怕最后一面也好。一路上的景色匆匆而过,有什么新鲜的,有趣的,他也无暇去管,他只想最后再见一次那个仿佛悲伤不会降临于他的如雪一般的青年。

白雪纷飞之时,便是一切终结之时。

牢狱里的欢声笑语依旧不绝于耳,但在今天,三日月却觉得不一样,和平时不一样。在连接不断的迎接声中,三日月踱步来到鹤丸面前。

“怎么了?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呢。”察觉到他状态不对的鹤丸出声问到,三日月拉过鹤丸的手紧紧握住,半晌不说一句话。

“要是我能救你出去就好了。”握着鹤丸的手开始颤抖,不是害怕死亡,而且畏惧离别。如果说出道别的话,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了。

鹤丸大概猜想了一下后,流转着蜜金色的眼眸说道:“嗯,那么临别之前我也想送你一样东西。把你的纸和笔给我一下。”

三日月依言将鹤丸要的东西拿了过来,只见他接过两样东西后放声说:“大家,三日月先生要走了哦,我们给他留个纪念吧。现在这些纸和笔会像平时一样传给大家,只需要在上面写几句送别的话就好。”

从鹤丸开始传递,最后又送回鹤丸手里,他是最后一个写留言的。写好后,他将那张承载自己心意的纸张藏在中间,然后递给三日月。

“虽然这样做可能会让你难过,但我们是死囚,而且我们能报答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踏上回程的路途,小狐丸和石切丸在一边有说有笑,三日月独自翻看着属于他一个人的朋友们的留言,上面写的大多是感谢之类,当翻到鹤丸写的留言时,三日月怔住了。

[三日月,我喜欢你哦,吓到了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从今往后你我注定不会再相见。我是将赴黄泉之人,而你有你光明的人生路途,这一点我明明是知道的,却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你,你要笑就笑吧,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哪怕是嘲笑这个傻得不得了的我。所以我希望你今后也能笑口常开,不要再露出像今天那样的表情啦。永别了,三日月。]

三日月将那一份留言紧紧压在心口,他想要将它牢记于心,紧抿着的唇被咬得泛白,胸中涌现的各种情绪复杂交错。“我也喜欢啊,鹤……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银装素裹的世界仿佛吞噬了世间的所有颜色,穿着单薄白衣的极刑犯被一一绑在冰冷的木桩上,锁链紧紧缠绕着他们的手脚不能动弹。在冬天,火是最温暖的,但同时也是残酷的。

熊熊火焰燃烧着囚徒们脚下的柴火,围观的路人各各议论纷纷。被烈火吞噬的皮肤异常疼痛,原本闭口不言的囚犯们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鹤丸咬牙忍受着火焰带来的疼痛,他恍然间想起三日月写的那些歌词,开始唱了出来。

“……折断白羽之鸟啊,新月会代你看尽繁华,终有一天,你会回到属于自己的天空,你是自由的,新月会常伴美丽的白鸟,你不再孤独……”

听见歌声的囚犯们也跟着唱了起来,这可是闻名的大作家专门作的词,这是他们的骄傲。

“说起来这首歌最后也没有名字呢。”在将要失去意识之前,鹤丸一直喃喃自语着。

END

----------------------------------

听说雏菊的主要花语是:暗恋,快乐,离别

评论(7)
热度(66)
©补丁👻 | Powered by LOFTER

耽于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