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味的柠檬补丁

记一个脑洞

本丸接到了特殊命令出发去平安时代调查,需要三个人扮成一家三口,于是大家用抽签决定,然后就抽到了三日月,今剑和石切丸,扮成女性的是石切丸,原本他是百般不愿意的,在自我洗脑了一轮正准备接受事实的时候,鹤丸跳出来说把这个角色让给他,因为觉得很有趣。

石切丸:好啊好啊,你看我,是穿女装的料吗!

今剑:而且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我妈。

鹤丸:那我就像了吗!

三日月:甚好甚好。

于是三人就这么愉快的出发了。

由于声音太男人鹤丸被勒令日常不许说话,在去京城的路上他们还捡了几个无家可归的人做仆人,男的女的都有,用鹤丸的话来说这样看起来更逼真些。到达目的地并打理好之后他们开始着手调查政府颁...

 

みかつる

微风吹起白色的窗帘,开着的窗户那里不时传来海浪拍打沿岸的声音,白色的鸟儿偶尔会落在窗台梳理羽毛。三日月闭着眼睛在钢琴前练习明日将要演奏的曲子,仅仅是坐在那里便已是优雅万分,琴音在练习室内回响,轻盈,悠扬,缓慢,华美,仿佛时间也为此而放慢脚步。


“啪啪啪啪——”


孤独的拍手声在这偌大的房间里回荡,唯一的听众毫不吝啬地给出了他的掌声,这是鹤丸认为的最美妙的声音。琴声随之而停下,三日月抬起眼睛看向鹤丸,嘴角盛着笑意。


鹤丸无辜地眨眨眼,“打扰到你了吗?”


“不,没有。” 三日月顿了顿,说:“只是忽然不想弹了。”


真是任性的家伙。鹤丸在心里默默想到,不过也是因为这一点鹤...

 

【三日鹤】花落无声

鹤丸国永提着刀向药研藤四郎缓缓走近,刀刃上的血液一滴一滴滴落,他抹去了溅到脸上血迹,冰冷的眼神让药研觉得自己仿佛是被盯上的猎物。药研从地上爬起来重重地呼了口气,手中的短刀越发握紧了些,他的腿和腹部已经受了伤,脑袋也因为刚刚的重击有些眩晕,现在也只是勉强站得起来而已。

鹤丸每上前一步药研便退后一步,直至背部靠墙,现在的他已经无路可退了,于是他举起短刀随时准备迎接鹤丸接下来的攻击。鹤丸在离药研仅有不到五步的地方停下,他甩去刀上的血迹准备出手。

“鹤……先生……?”

刚刚赶到的烛台切光忠正好看见这一幕,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曾与自己共侍一主,喜欢惊吓总是带给人欢乐的鹤丸竟会在这里出现并...

这几天看见这么多出坑出本我就也想瞎几把bb一下,正好最近在填那个 刀剑乱舞30天挑战,其中day28是入坑的原因,虽然还没填到那,但还是想先bb一下我入坑(刀坑和爷鹤坑)的心酸史x

15年2月的时候(忘了在哪)看见一张三日月的同人图于是种草了,上度娘搜索了一下知道是个霓虹的页游,当时还不会翻墙于是又百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当时感觉“啊,好麻烦”于是放弃了(现在特别后悔当时没入坑,但同时又有点庆幸,因为如果当时入了坑的会我百分之五十会是个乙女婶或者毒唯,然后就会错过那么多好的同人文和图,也不会遇见那么多温柔有趣的人了)放弃入坑了之后我也会时不时关注一下与刀有关的消息,那时候还是很希望...

 

みかつる

修长白皙的手指掀开竹帘的一角,屋里的人随意看了一眼在院中与父亲相谈甚欢的画师们,有老得快要走不动路的,也有八九岁模样的孩子,他们手里都拿着自己的作品看起来似乎在推荐自己。而其中一个白发金瞳的年轻画师吸引了他的视线,他手里并没有像别人一样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那人长着少年般的面孔,三日月宗近大致估算了一下对方的年龄大约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跟在那堆异常热情的人边上反倒衬得兴致缺缺。

被父亲强行拖来为人画像的鹤丸国永确实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席间的谈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他的视线从面前七嘴八舌举荐自己的画师堆移向旁边的树,看着树上的红叶一片一片落下,然后不经意间瞥见了不远处掀开帘子看向这边的人。...

 

【三日鹤】记忆缺失

1.

鹤丸国永记性不好,其忘性堪比髭切,甚至比髭切还要严重,发生过的事,无论大小,总是不能在脑海里停留超过一天。本人也有很努力地记下,甚至捧着日记本记录每时每刻发生的事,但当第二天到来时又会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连那本日记也不记得放在哪。

鹤丸没有记性是因为审神者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强行召唤的原因。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鹤丸。”

这是审神者召唤出鹤丸之后的第一句话。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鹤丸努力回想却总也想不起与眼前这位小姑娘有关的事。 

“你是谁?” 

鹤丸每天都会问出这句话,这几乎成为他的口头禅,而三日月每次都会耐心地回答。

“三日月宗近。” ...

みかつる

窗外的雪花安静地落下,在窗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白雪,壁炉里熊熊燃烧的柴火噼啪作响,同时也温暖了整个室内。三日月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安静地翻看着手里的书本,不时抿一口手边冒着热气的温咖啡,管家做完手上的活向三日月打了声招呼后便被允许先行离开。

管家打开门的一瞬间,寒冷刺骨的风带了几片雪花飘进来,他往手里呼了几口气后将手插进口袋里,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便走了出去。正要关上门时,管家远远地看见有个和雪融为一体的身影朝这边走来,不仔细看还有些分辨不出来。

那人见管家将要出声打招呼,于是在嘴边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手势,看样子神秘兮兮的,管家会意地点点头,那人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后便进去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

 

【三日鹤】雪月花 (中)

*主三日鹤,副包莺

————————————————————————————————

现在已是清晨,闹腾了一晚的妖怪们也早已各自回旅馆歇息,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映在男孩身上。

男孩缓缓睁开还有些沉重的眼皮,刺眼的阳光使得他无法再次入睡,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当大脑完全清醒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内,桌案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小山雀站在茶杯上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男孩掀开被褥爬到桌前趴着观察起小鸟,罕见的金瞳令他生出几分好奇心,在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它时身后的幛子门被打开,三日月走了进来,小山雀扑棱着翅膀飞到三日月肩上落下。男孩顺着山雀飞走的方向看去,他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就是昨...

みかつる

在检测出江户时代有溯行军出现时,审神者便紧急召集了以歌仙为队长的六人部队一同出阵,刚一落地,只见浓厚的乌云把蓝天白云遮得严严实实,大风将街道边的树吹得东倒西歪,若不是没有检非违使出现的报告,只怕是大家都以为检非违使要出现了吧。

歌仙让小夜和爱染侦查了一下周边情况后决定分作两人一组前往各个方向讨伐溯行军。

鹤丸和三日月被分作一组,鹤丸一边走一边朝着三日月说:“我觉得这个分组很有问题啊,不管怎么看我两都不像是擅于侦查的,爱染和萤丸分一组还好,歌仙和小夜就没必要待在一起了吧。”

“嗯,是吗?”三日月稍微思索了一下说:“我觉得还可以。”

谈话在拐角处停止,敌方有四名短刀和两名打刀似乎在那边搜索...

 

【三日鹤】匿名信

前些日子,审神者在本丸大门边装了一个匿名信箱,意在用它向本丸的大家传递说不出口的心意。不只有本丸的刀剑可以用它,外面的什么物怪啊人类啊,只要有想要对本丸的大家诉说的心愿都可以用。

只要写上收件人的姓名,信件便可由狐之助代为送去。

不单信件,想要送点其它别的什么礼物也是可以的,但这就辛苦了身体娇小任劳任怨的狐之助了。

一大早天还未亮,零零散散的星宿还挂在空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背着小包的狐之助从围墙上跳下来走到门边打开信箱。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信箱被一封封信件塞得满满的,一眼看去大多都是粉色的信封。

狐之助随手拿了一封,果不其然,收件人那块三日月宗近的大名赫然写在那里。

在这本丸当中,三日月...

刀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