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虽然知道没什么人会看但还是想顺便提一下,那几个小段子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而已,没什么关联性

【三日鹤】没头没尾小段子 其二

刚下了晚班的鹤丸终于赶上了最后一趟巴士,空荡荡的车子里只有他和司机两人,天空不知不觉间下起了雨,鹤丸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漫长的路途令人感觉到无聊,他支着脑袋看着车窗外慢慢逝去的夜景。

前面的站牌旁站着一个奇怪的男人,在这样的雨天他没有撑伞,巴士在那里停了一分钟,男人也没有要上车的意思。在司机关上自动门时,鹤丸转过头不经意间看见了男人的面容,他心里一惊,呆呆地望着已经关上的车门,等到回过神来时巴士已经过了一个站。鹤丸想要出声叫司机停车,但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做的不是出租车而是巴士于是当即决定在下一站下车,尽管那不是自己本来的目的地。

下了车后,鹤丸没有撑伞便开始朝着返回的路狂奔,雨淅淅...

【三日鹤】没头没尾小段子 其一

今日鹤丸难得安静地待了一整天,然而,光是这样待着总是使人感到无聊,一无聊就会犯困,鹤丸手上的书本没翻过几页便因为没撑住困意而被压在了身下,而自己则趴在矮几上就这么睡下了。

夕阳的余晖安静地洒落在屋子里,微风轻拂,庭院里的花草随着风吹来的方向轻轻摆动。出阵的队伍在近侍山姥切无声的迎接下顺利归城,队长鲶尾先去了审神者那里汇报出阵结果,今剑,岩融还有大包平刚回来便直奔浴池,莺丸则先去了茶室那边,据本人说出阵回来不喝点茶总是无法平静下来,而三日月则选择回了寝室,经过厨房的时候,他看见烛台切和歌仙在里面忙碌着,似乎在准备什么大餐的样子。

鹤丸在迷迷糊糊间听见了细小的金属碰撞的声音,独特的音色无比熟悉...

听着这个我感觉脑子里似乎有什么奇怪的设定要蹦出来了()再听会((

【三日鹤】逆向时针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周也不见停歇,花园里的紫阳花开得旺盛,音乐厅的观众席里坐满了人。当三日月走上舞台的那一刻所有的人声在一瞬间全部停下,他向他的观众们致礼之后坐到舞台正中央的钢琴前。好看的手指在钢琴键上舞动,一个又一个音节随着他手上的动作流出来,懂或不懂音乐的听众都沉浸在三日月所演奏的乐曲里,他们在心里赞叹着他的才华。

在观众席的后面站着一个一袭白衣的少年模样的人,因为自身身份原因,没有人能看得见他,除了现在正在舞台上奏着音乐的那个人以外。鹤丸原本对钢琴曲并不热情,之所以会在这里还是因为前些天三日月的邀请,原本三日月也为鹤丸预约了最佳的位置,但鹤丸觉得反正也没人看得见自己,就算自己坐在那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