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味的柠檬补丁

修长白皙的手指掀开竹帘的一角,屋里的人随意看了一眼在院中与父亲相谈甚欢的画师们,有老得快要走不动路的,也有八九岁模样的孩子,他们手里都拿着自己的作品看起来似乎在推荐自己。而其中一个白发金瞳的年轻画师吸引了他的视线,他手里并没有像别人一样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那人长着少年般的面孔,三日月宗近大致估算了一下对方的年龄大约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跟在那堆异常热情的人边上反倒衬得兴致缺缺。

被父亲强行拖来为人画像的鹤丸国永确实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席间的谈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他的视线从面前七嘴八舌举荐自己的画师堆移向旁边的树,看着树上的红叶一片一片落下,然后不经意间瞥见了不远处掀开帘子看向这边的人。...

 

【三日鹤】失忆症

1.

鹤丸国永记性不好,其忘性堪比髭切,甚至比髭切还要严重,发生过的事,无论大小,总是不能在脑海里停留超过一天。本人也有很努力地记下,甚至捧着日记本记录每时每刻发生的事,但当第二天到来时又会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连那本日记也不记得放在哪。

鹤丸没有记性是因为审神者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强行召唤的原因。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鹤丸。”

这是审神者召唤出鹤丸之后的第一句话。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鹤丸努力回想却总也想不起与眼前这位小姑娘有关的事。 

“你是谁?” 

鹤丸每天都会问出这句话,这几乎成为他的口头禅,而三日月每次都会耐心地回答。

“三日月宗近。” ...

窗外的雪花安静地落下,在窗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白雪,壁炉里熊熊燃烧的柴火噼啪作响,同时也温暖了整个室内。三日月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安静地翻看着手里的书本,不时抿一口手边冒着热气的温咖啡,管家做完手上的活向三日月打了声招呼后便被允许先行离开。

管家打开门的一瞬间,寒冷刺骨的风带了几片雪花飘进来,他往手里呼了几口气后将手插进口袋里,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便走了出去。正要关上门时,管家远远地看见有个和雪融为一体的身影朝这边走来,不仔细看还有些分辨不出来。

那人见管家将要出声打招呼,于是在嘴边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手势,看样子神秘兮兮的,管家会意地点点头,那人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后便进去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

 

【三日鹤】雪月花 (中)

*主三日鹤,副包莺

————————————————————————————————

现在已是清晨,闹腾了一晚的妖怪们也早已各自回旅馆歇息,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映在男孩身上。

男孩缓缓睁开还有些沉重的眼皮,刺眼的阳光使得他无法再次入睡,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当大脑完全清醒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内,桌案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小山雀站在茶杯上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男孩掀开被褥爬到桌前趴着观察起小鸟,罕见的金瞳令他生出几分好奇心,在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它时身后的幛子门被打开,三日月走了进来,小山雀扑棱着翅膀飞到三日月肩上落下。男孩顺着山雀飞走的方向看去,他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就是昨...

在检测出江户时代有溯行军出现时,审神者便紧急召集了以歌仙为队长的六人部队一同出阵,刚一落地,只见浓厚的乌云把蓝天白云遮得严严实实,大风将街道边的树吹得东倒西歪,若不是没有检非违使出现的报告,只怕是大家都以为检非违使要出现了吧。

歌仙让小夜和爱染侦查了一下周边情况后决定分作两人一组前往各个方向讨伐溯行军。

鹤丸和三日月被分作一组,鹤丸一边走一边朝着三日月说:“我觉得这个分组很有问题啊,不管怎么看我两都不像是擅于侦查的,爱染和萤丸分一组还好,歌仙和小夜就没必要待在一起了吧。”

“嗯,是吗?”三日月稍微思索了一下说:“我觉得还可以。”

谈话在拐角处停止,敌方有四名短刀和两名打刀似乎在那边搜索...

 

【三日鹤】匿名信

前些日子,审神者在本丸大门边装了一个匿名信箱,意在用它向本丸的大家传递说不出口的心意。不只有本丸的刀剑可以用它,外面的什么物怪啊人类啊,只要有想要对本丸的大家诉说的心愿都可以用。

只要写上收件人的姓名,信件便可由狐之助代为送去。

不单信件,想要送点其它别的什么礼物也是可以的,但这就辛苦了身体娇小任劳任怨的狐之助了。

一大早天还未亮,零零散散的星宿还挂在空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背着小包的狐之助从围墙上跳下来走到门边打开信箱。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信箱被一封封信件塞得满满的,一眼看去大多都是粉色的信封。

狐之助随手拿了一封,果不其然,收件人那块三日月宗近的大名赫然写在那里。

在这本丸当中,三日月...

【三日鹤】雪月花 (上)

*主三日鹤,副包莺

————————————————————————————————

逐一亮起的石灯笼照亮了一望无尽的青石板路,身着华服面带纸面具的人纷纷朝着石阶上方的红色鸟居走去,他们边走边谈论着今夜宴会的来客与活动。

“今年的祭舞据说是三条的那位和五条的那位一起。”

“我也听说了,看来今夜会是百年来最盛大的一次,我都兴奋起来了!”

“是啊,那两位舞姿可是难得一见啊。”

躲在草丛的男孩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一波又一波的行人,他很好奇这些人要去神社做什么,也很好奇那些人口中讨论的“那两位”是怎样的人。

男孩聚精会神地听着那些人的言论,忽略了身后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那人悄悄走近男孩拍...

【三日鹤】小夜时雨 (七)

【本丸篇】

稻叶恭子在阴阳师的带领下穿过皇宫东御苑,而后又经过存放着昭和天皇收藏品的三之丸尚藏馆,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展现在小姑娘眼前,被保管得很好的古代字画躺在展示柜里供人欣赏,而小姑娘要寻找的日本刀在这座博物馆的更深处,平时,那里是不对外开放的。他们从后门出去,红色的木桥横跨河岸两边,底下的河流很宽也很深,桥的四周有烟雾弥漫,看不清河对岸也望不清河水流淌,只听得脚下河水平缓地流动着,微风拂过,不知哪来的樱花的花瓣会落到桥面,或许这周围有着很好看的樱花树吧。

朱色的鸟居前有许多阴阳师守着,鸟居后的景色看不太真切,稻叶夏树得到许可后便进去了。脚下随着走路的步伐泛起一片涟漪,小姑娘需要运起灵力...

【三日鹤】小夜时雨 (六)

【本灵篇】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鹤丸独自坐在江户一个团子屋旁边好心情地吃着团子,来来往往的行人让本就不是特别宽阔的街道看起来越发拥挤,在这样的街上什么声音都会有。
“站住!别跑!”
一群奉行在那边追着一个看着似乎是个强盗的人,那人手里还拿着匕首乱挥,惹得行人不得不让出一条路给他。当歹徒跑到鹤丸这边时,鹤丸不经意间伸出脚绊了那人一跤。
“臭小鬼!你干什么!”那强盗爬起来便破口大骂。
“不干什么呀。”鹤丸叼着竹签一脸无辜,“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这是实话。
“你你你你个死小鬼!”那人急了,连说话也开始结巴。
“哦呀,鹤这是在找别人的茬吗?”三日月出现在强盗逃跑路线的前面。
这小子居然还有帮手。强盗心想,他一...

【三日鹤】小夜时雨 (五)

【本灵篇】

在一个雨下得很大的夜晚,鹤丸独自一人站在咖啡厅的门前避雨,要说为什么只有他一个在而不见三日月,三日月去哪了这件事鹤丸实在是不知道,他现在也就正站在这里等着他来找自己,活像个走丢了的小孩。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去凑热闹了,啊,变得好麻烦。”鹤丸烦躁地挠着头发。

要说他们两个付丧神为什么会走散,那还要从今天正午说起。上次两人在石切丸的神社赌马决定下次的去处时堵到了大正时代,于是他们随机去了一个时间点,正好赶上当时有个外国的外交官前来外交,人民群众对这种东西真是热情,又是放彩炮又是夹道欢迎的,路过的鹤丸看见了便拉着三日月挤进人群去看看,结果本来相互拉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开了,等到...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word了,该学会自己码字了